›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06日

撐粵語,必做兩件事 - 馮睎乾

有位講刨冬瓜嘅「學者」宋欣橋幾年前寫咗篇甩皮甩骨嘅文,居然得教育局青睞,貼去網站,話畀香港老師參考。點甩皮甩骨法?我話你知。
宋欣橋引用大陸學者李宇明嘅〈論母語〉,話「早在195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把『母語』稱為『本族語』」,又話「母語就是民族語」。查吓李宇明嘅論文,我發現李宇明嘅參考文獻有篇〈本地語在教育中的應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51年專家會議報告〉,再查返原文(收錄於The Use of Vernacular Languages in Education, UNESCO, 1953),喂,唔對路喎,原來UNESCO專家為咗避免誤會,一開波就定義晒所有關鍵詞,包括「母語」、「本地語」,但我睇極都唔見專家將「母語」稱為「本族語」,人哋係咁寫:「Mother or native tongue. The language which a person acquires in early years and which normally becomes his natural instrument of thought and communication.」Oh I see,原來李宇明同宋欣橋覺得native tongue應該譯「本族語」,咁native speaker係咪叫「本族講者」?好心你咪咁黐線啦,mother tongue同native tongue通常指同一樣嘢,而UNESCO就係驚你以為係兩樣嘢,先白紙黑字寫埋個定義出嚟,你仲夠膽死借題發揮?如果要講「現代規範的漢民族共同語」,即普通話,UNESCO同一篇文已經寫明,係叫「國語」:「National language. The language of a political, social and cultural entity.」
宋欣橋呢篇文嘅硬傷,係亂用兼誤讀UNESCO嘅報告,企圖扭曲大眾對「母語」嘅理解。點解教育局要貼篇咁唔嚴謹嘅文呢?司馬昭之心,分明係想偷換概念,將「母語教學」慢慢變「國語教學」。教育局長楊潤雄前幾日講:「如果你今日問我母語係乜嘢,我都會直接答你係粵語。」呵呵,「今日」問就答「粵語」,咁聽日呢?
撐粵語,有兩件事必做。第一,香港人溝通嘅主流語言,係粵語,我哋唔需要特別遷就大陸嚟嘅人,轉用普通話;同理,我去北京亦唔期待當地人用粵語招呼我。最好嘅防守係進攻,大家應該多啲同唔識粵語嘅「新香港人」講粵語,教佢背周星馳對白,唱廣東歌,令到越多人嚟香港,就越多人講粵語。
第二,撐粵語一定要有正確理由。惠州政協委員陳小春,曾經喺微博貼過長文,呼籲「保衛廣東話」,理由係唐詩宋詞「大多數是用現今的所謂粵語寫成」,仲舉咗好多例,比如李白詩「人生得意需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嘅「樽」字,話係粵語,普通話係用「瓶」,咁樣證明粵語比普通話更古雅。其實同宋欣橋嘅講法一樣荒謬!如果我引句《詩經》「缾之罄矣,維罍之恥」,話畀你聽「缾」即係「瓶」,我普通話大你千幾年,咁你點算?「粵語古雅論」係trap嚟㗎,用呢種理由保衛粵語,即係攞個紙紮盾牌上戰場,肯定陣亡。咁用咩理由好呢?答案係兩個字:母語。
「母語」一詞源自外語,大概始於中世紀。根據但丁《論俗言》(De Vulgari Eloquentia),「母語」即係拉丁文「materna locutio」,定義同依家大眾嘅理解一樣,指你細細個模仿他人而自然學識嘅語言,有別於另一種要刻意學文法嘅「雅言」(gramatica,當時專指拉丁文),而「母語」又叫「俗言」(vulgaris locutio)。點解大家要撐粵語呢?可以參考吓但丁嘅講法,佢話「(雅、俗)兩種話之間,俗言更加高貴」(Harum quoque duarum nobilior est vulgaris ),因為母語係人類用嘅第一種語言,比所謂規範語更自然更親切。如果你母語係粵語,佢自然就比其他語言高貴,所以守護粵語,首先要確保「母語」定義冇畀「學者」歪曲。「粵語係母語」,要保護,就好似愛護親人,呢個就係最強勁嘅理由,所以教育局先企圖重新定義「母語」,搶走你最大威力武器。講「唐詩宋詞用粵語寫」,係虛假而不堪一擊嘅理論,大家小心。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