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19日

你同我都唔啱Channel - 馮睎乾

Cloe Feldman推特截圖

這兩天我起碼花了一小時反複看,嚴格來說,是聽,一段僅長數秒的影片,令內子非常不滿:「你仲發放音波炮?我聽到頭赤啦!」事緣數日前,有人在Reddit貼出一條片,全片只讀一個英文字,上傳者問聽到「yanny」抑或「laurel」,瞬間引爆網絡。兩字由拼寫到讀音均相去甚遠,奇怪的是,全球數以十萬人聽過,有的斬釘截鐵說是「yanny」,有的言之鑿鑿是「laurel」,更有人苦練一輪,交替聽到兩個讀音。暫時以「yanny」稍為領先。
至於我,兩日來聽了過百次,只能問一句:我究竟聽了什麼?第一次在電腦上聽,是「yanny」,這不奇怪,很多人也聽到。但不可思議的是,隔了數秒再聽,居然變了「yemay」(ye讀作Yemen的ye),然後怎樣聽也是「yemay」。全世界只聽到「yanny」或「laurel」,怎麼我偏聽到「yemay」呢?唔順氣,無論如何也要聽一次「laurel」,於是無休無止地播,但「yemay」仍然揮之不去。這時候更古怪的事發生了。
內子忍不住問:「點解係咁聽『morrow』?」我大吃一驚,於是瘋狂loop了幾十次,她每次都聽到「morrow」,我每次都是「yemay」。我決定改變發聲裝置和姿勢,一邊在屋裏踱步轉圈,一邊用iPad聽,第一次就聽到「morrow」!(她也聽到「morrow」)我彷彿見證到奇蹟,連忙跑到電腦前再試,聽出來竟變「laurel」,我不斷重播,也是「laurel, laurel, laurel…」,即使狠狠想着「yemay」也回不去了。稍歇五分鐘,再聽,又打回原聲「yemay」。
總結:同一段片我聽了過百次,聽到一次「yanny」,一次「morrow」(內子總聽到「morrow」),十多次「laurel」,「yemay」則無數次。讀「laurel」的肯定是把男聲,頗低沉,讀「yemay」的聲音則不男不女,半人半機械,我稱之為「E.T.聲」。內子聽到的「morrow」跟我的「laurel」一樣,是低沉的男聲。
怎樣解釋呢?其實非常簡單,關鍵在「頻率」。外媒訪問了語言學家和研究語音感知的科學家,他們一致認為影片的發音模式介乎「yanny」和「laurel」之間,「yanny」較高頻,「laurel」較低,不同的人接收到不同頻率的聲音,取決於大腦對哪個頻段較敏感。我聽到其他人聽不到的「yemay」,即表示我敏感的頻段跟多數人不同。
《孟子》說:「耳之於聲也,有同聽焉。」科學可證,孟軻這句話嚴格而言是錯的,但《維摩詰經》則大有道理:「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理論上,佛祖可發出一串含混而誇頻段的音(即「一音」),眾生則按根器利鈍(聽覺敏感度)聽到不同的字,而有各自的領悟。推而演之,「鬼魂」又能否以「異常的頻段感應」解釋呢?我聽到他人聽不到的「yemay」,不也是一種「撞鬼」嗎?內子聽了我這番偉論,淡淡拋下一句:「科學證明,你唔止同全世界唔啱channel,同我都唔啱channel喎。」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