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14日

港珠澳大橋會吹斷嗎? - 馮睎乾

昨天說中世紀術士為了追求知識,可以去到召喚魔鬼咁盡。據古書所載,惡魔現形,術士會問魔鬼「風在哪兒,從哪兒來」(ubi est ventus & unde veniat);如果是我,大概會問「颱風」一詞從哪兒來。中國古代沒有「颱」字,以我所知,最早收錄「颱」的文獻見於清代,例如王士禛《香祖筆記》、俞正燮《癸巳類稿》等。王士禛說:「臺灣風信與他海殊異,風大而烈者為颶,又甚者為颱。」俞正燮說雞籠山(即今天九份基隆山)有「識颱草」,「一節則一年一颱汛,無節則其年無颱」,並注明:「颱,大具風也。」(具,即颶)俞正燮要特地加注,可見「颱」不是常用字。
眾所周知,「颱風」英文是「typhoon」,兩者音近。我不解的是:到底「颱風」是「typhoon」的音譯,像「幽默」來自「humour」?抑或「typhoon」來自「颱風」,像「ketchup」來自「茄汁」?牛津字典編者猜測,「typhoon」可能來自中文「tai fung」,即大風。我自己則傾向相信,「typhoon」來自古希臘文「Typhon」,即古希臘神話的巨人堤豐,也是暴風之神。最困惑的是,各種猜測都能自圓其說,從哪個方向想也說得通。
同樣困惑的問題:風王之王山竹後日襲港,到底該把港珠澳大橋吹塌好,抑或不吹塌好?根據權威的中央氣象台估計,山竹風力可達超強颱風級別的17級;日前某份公信力甚高的左報則說,「港珠澳大橋的設計,能抗16級颱風、7級地震,設計壽命長達120年」。能抗16級颱風的大橋,遇上17級的山竹,勢必夭折,但既是「百年一遇」,自然也沒有人需要負責。大橋若能上承天意、下應民心地塌下來,建築商應該最高興,再賺一千億不是夢;假如不塌下來,坦白說,更令人害怕了。大橋被山竹衝擊一次,恐怕唔死都重傷,想逐漸冧又得,即刻冧晒亦得。即刻冧,政府花多千億;逐漸冧,可能死傷枕藉。從哪個方向想都沒有出路。今日香港再也受不起考驗,山竹還是不要來吧。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