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20日

最後一程 - 馮睎乾

《2001:A SPACE ODYSSEY》電影截圖(互聯網)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王維
上周末風雨欲來,但依然陽光燦爛。上午趕寫了兩篇文,我便馬不停蹄趕往屯門,送Y最後一程。
Y去世當天,他的哥哥黃昏傳來短訊,說情況突然變壞。我晚上等消息,忍不住占了一卦,是「風地觀」。「觀」即觀看,腦海閃出「瞻仰」二字。卦辭說「盥而不薦」,即澆酒以求神降,不獻牲,是祭祀之象。無變爻,即不動。問病而得此卦,只能長歎一聲。兩小時後噩耗傳來,儘管有心理準備,但還是難以置信。「適見在世中,奄去靡歸期」,人生都是這樣草草收場嗎?
他一生永遠事與願違,就連遺願也不能倖免。他不要喪禮,只想捐出遺體,做無言老師。但死後才驗出肝炎,不能捐,家人只好辦一簡單儀式。他平生不愛拍照,哥哥就拿十多年前身份證相片做遺照。那晚哥哥做夢,Y批評相片不好看。其實那時候他年青力壯,雙眼炯炯有神,我們都不覺得不好看,但人人認為沒問題的事,他永遠看出毛病。
瞻仰遺容前,師傅問家人拿一毫子,塞進Y的口,據說是買路錢。他有潔癖,污糟邋遢錢怎能放進口中呢?但家屬不吭聲,我只好在心中說:「個殼唔關你事,睇開啲。」望着他粉紅得詭異的一張臉,當場明白他為何不要儀式了。人生的荒誕,往往等到入棺的一刻才抵達頂峰。循例燒香鞠躬,便跟他哥哥和堂兄妹上山,算是陪他走完這世界的最後一程。車上開始有說有笑,但話題繞了個大圈,還是回到主角。堂妹問,書怎麼辦?哥哥指一指我,「要問馮生」。他的藏書至少五千本,由線裝到法文皆有,是搜購二十多年的成果。堂妹很驚訝他有這麼多書。哥哥說:「他花了很多時間金錢買書。近幾個月,他還在看佛洛伊德。患癌前,他正自學法文,買了一大堆原版法國文學書。」說到這裏,大家都默然。
我問有沒有回魂,哥哥說:「不清楚,但有兩件怪事。他過世前一周,有晚我看見房中出現白影,翌日告訴他,他說是『生魂』回家了。第二件是他走後,我發現牆上伏着一隻飛蛾,另一天則看見露台出現草蜢。我們住五十幾樓,從未見過飛蛾和草蜢。」大家半信半疑,他又補充:「還有件怪事。幾個月前,他說聽到一把聲音:『你哥哥會中三次六合彩。』誰知他死後這個月,我真的連中三次六合彩──安慰獎!」大家噓聲四起。他的「預言」跟人生一樣,都是冷笑話,然而火化場到了,笑話也說完了。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