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4日

人是如何走向不幸? - 馮睎乾

《幸福城市》劇照

何蔚庭導演的《幸福城市》,片名令我想起赫胥黎小說《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顯然是反諷──新世界並沒幻想般美麗,城市也不存在幸福。電影開場已一喪到底,在輕快悠揚的歌聲裏,一男子從高樓跳下,鏡頭拍他由遠至近急墮,身影越來越大,最後是落地一刻,血淋淋的頭部大特寫。這短短的鏡頭似乎已譬喻了整個人生:每個人被投擲到世界,都由一粒微塵(或精子)開始,面目模糊,然後肉身和ego越來越大,越來越立體,他最透徹地了解自己的一刻,就是他死亡的時候。

《幸福城市》講一個男人在三個夜晚所經歷的三個人生片段,每個片段都為他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有影評說電影缺乏觀點,科幻元素只流於點綴,我看時也有這種感覺,但回心一想,電影不是利用三個時空,說明科技如何影響男主角,而是說他無論活在哪個時代,也選錯了人生方向──在該做好人的時候做壞人,在該做壞人的年代做好人。人生的悲劇,往往就是這樣發生的。

導演以倒敍法說故事,開場是有點《銀翼殺手》氣氛的未來世界,政府利用高科技作全民監控,人人拿着透明iPad隔空點擊,一旦發生跳樓,馬上有廣播發放「正能量」訊息……這樣的「幸福城市」,似乎離現實越來越近。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當時全民監控還遙不可及,但我搭地鐵火車時,已隱隱覺得不妥。什麼不妥?是廣播。城市到處是廣播,比如叫你「緊握扶手」,遵守各式各樣規矩,馬路兩旁也圍了越來越多的欄杆。這些指令和鐵欄,有形無形的禁區,在我小時候是沒有的。

也許「幸福城市」一大特色,就是把人當畜牲豢養,表面上呵護備至,實際上逐漸剝奪他的本能,消磨他的生氣,馴服他的意志,最後剩下行屍走肉的空洞生活,而所謂幸福也只是一句廉價的口號而已。真正幸福是不能外判的,必須靠自己一點一滴努力爭取。由政府承包、中央批發的幸福,必然是地溝油式黑心幸福——但當眾人最透徹地明白這個道理時,城市已經死了。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