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08日

我們不是張智霖 - 馮睎乾

張智霖微博圖片

張智霖、袁詠儀北上發展,難免要應酬土豪,他們最近出席晚宴時,就被一群賓客粗暴集郵。有人在微博發佈一張相片,相中袁詠儀正跟一男子合照,身旁的張智霖則強顏歡笑,手拿一隻玻璃杯,無奈地以之遮擋口鼻,身後站着幾個咧嘴而笑的賓客。

Chilam在微博見到相片後,竟轉發兼留言說:「我喜歡這張照片,簡單,粗暴,站在你後面就必須合作合照,謝謝你們讓我吃了一頓不安樂茶飯,為我的減肥計劃又邁進一步。」我欣賞他的率直,但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生氣。

常常「被合照」被集郵,只能怪你過分美麗,這種事自古皆然。張智霖聽過衛玠嗎?這位晉代男神,單憑俊美的面龐,一個人就包辦了幾個成語,名垂千古。比如說,中國第一個被稱為「璧人」的,是衛玠。他小時候已非常漂亮,乘白羊車到洛陽市上,眾人圍觀,都問:「誰家璧人?」還有「自慚形穢」四字也跟他有關:衛玠的舅舅王濟,亦是俊男,但每次見到衛玠就嘆道:「珠玉在側,覺我形穢!」

衛玠廿六歲便英年早逝,死因頗不可思議,晉代人稱為「看殺」——名副其實畀人「睇死」。《世說新語·容止》說:「衛玠從豫章至下都,人久聞其名,觀者如堵牆。玠先有羸疾,體不堪勞,遂成病而死。時人謂『看殺衛玠』。」這則晉代花邊新聞,我一直半信半疑。按上述記載,衛玠到達下都時,顯然被瘋狂粉絲包圍,若無經理人或保鑣擋駕,應該寸步難移,但到底如何「體不堪勞」呢?我向來想像不到具體狀況,直至看見張智霖那則娛樂新聞。

何時何方也被注目被包圍,難享「安樂茶飯」,的確累得要死。但衛玠比張智霖更不幸,理由有二:一者,衛玠並非藝人,沒吃鹹魚,沒有抵得渴的責任;二者,衛玠是被「看殺」,不是死於集郵,眼睛長在別人頭上,人家要看要包圍「如堵牆」,他也只能硬食,但張智霖不想拍照,是否不可say no呢?建議他參考一下錢鍾書的做法。

錢先生不是美男,但很多人也想拍下這位大才子的照片。一九九四年錢先生入院留醫,有人送來一塊蛋糕,錢先生就坐在病床上手托蛋糕品嚐。恰巧有個央視攝影記者路過,看見錢先生的食相,忍不住溜進病房,蹲身偷拍。記者的動作被眼尖的錢先生察覺了,素來不讓陌生人拍照的錢先生,馬上撩起被子,連人帶蛋糕一股腦兒鑽進被窩裏去,奶油弄得滿頭滿床也在所不惜。

假如張智霖不合作不合照,他犯法嗎?沒有。然而他知道會得罪人,至於得罪那些人的後果是什麼,他一時之間看不透,所以不敢拒絕,只能違背自己意願,猶捧酒杯半遮面地合作。

在很多香港人的內心深處,其實都有一個張智霖。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態度也是:簡單,粗暴,站在你後面就必須合作。那些違心表態支持修訂《逃犯條例》的建制派,為什麼不拒絕?因為他們知道會得罪人,甚至清楚得罪了會有什麼後果,所以不敢拒絕。《逃犯條例》修訂後,即使你沒犯法,但只要得罪某些人,他們也可輕輕鬆鬆將你繩之於法,你還敢不合作嗎?

各位Chilam,被人強迫合作,要識得嗌唔好,仲要大聲叫救命呀。明天六月九日,也許是最後機會了。想妥協,總有藉口;要拒絕,必有方法。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