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3日

他們不是暴徒 - 馮睎乾

我家長輩算開明,不親建制,也反送中,但衝入立法會這麼「暴力」,也的確衝擊了他們的底線。作為深藍絲的我,當然要跟長輩理性分析事件。長輩皺眉說:「做乜要衝?」我說:「百萬人上街,林鄭唔聽;包圍立法會、有人自殺、二百萬人上街,佢先扮聽,西口西面答應你半個訴求,有個咁嘅政府,下一代都好灰,所以先有三個人以死明志。但死咗三個人,高官都淨係識烚熟狗頭慶回歸,有人唔希望抗爭不了了之,就把心一橫將行動升級,咪衝囉。」

長輩:「遊行冇用,衝入立法會又有用咩?咪盞畀人叫暴徒!」我說:「有冇用我唔知,但呢班人唔係暴徒,準確啲講,係一班自殺失敗嘅人。衝入去,可能畀警察打死,或坐十碌八碌,你以為班人唔知咩?唔該睇睇訪問,佢哋一早預咗啦。有個十幾歲嘅學生仲講,與其乜都爭取唔到,寧願畀警察一槍打死,所以行得入去嘅人,一開始係想自殺,係自殺呀!所以你嘅問題其實係問:『遊行冇用,自殺又有用咩?』咁問法,個概念會清晰好多。當年劉邦做咗皇帝,齊王田橫為咗尊嚴,不屑投降,於是自殺,田橫五百個門客知道田橫死咗,又集體自盡。後來韓愈為田橫寫咗篇祭文,讚佢『義高能得士』。為尊嚴自殺嘅人,古往今來都叫『義士』,以前中國讀書人唔會問:『田橫同佢兄弟自殺有用咩?』呢個係蠢問題,你要問嘅應該係:『今時今日香港,係邊個逼到咁多後生仔自殺?』」

長輩:「喂,你又話你藍絲,點解好似唔譴責暴力衝擊嘅?」我說:「好,我依家真誠咁譴責佢哋破壞公物。但如果要譴責,唔好漏咗警察:示威者撞窗撬閘八個鐘,警方明明可以部署,以最低限度武力阻止佢哋衝入立法會,但警察冇咁做。佢哋唔單止唔執法,反而當住公眾面前,玩咩『請君入甕』嘅屎橋去引人犯法,警方呢種行為先真正破壞法治,你譴責咗未?」

最後我補充:「佢哋衝入立法會,理性上我反對,但內心真係冇乜反感,因為立法會唔見晒班過街老鼠議員,視覺上反而乾淨咗。」長輩點頭說:「咁又真喎。」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