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5日

董建華心痛 - 馮睎乾

前幾日從消息人士口中得知,今年八十二歲的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在七一慶回歸時,因心情過度興奮,突然面容扭曲,按着胸口喪叫:「唉喲,好痛呀!好痛呀!救命呀,我好心痛呀!」在場人士見狀,立刻報警,警方非常緊張,派大量人手到場增援,結果導致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乘虛而入,成功打爆了一塊玻璃,震驚了世界六十億人——國內十四億同胞都不知道香港發生什麼事,所以沒有震驚。

現在我當然知道,消息人士並不可靠。儘管董伯伯心痛是真的,但絕不是因為心情興奮。七一鬧出玻璃命後,國家領導人董建華鑒於事態嚴重,主動約見記者,說那天一直追看直播,他看見立法會玻璃幕牆被撞爆,哀痛欲絕地表示:「我心痛到不得了。」

近日接二連三有市民輕生,因為他們對政府絕望,對未來絕望。死一個人,董建華不心痛;死兩個人,董建華不心痛;死三個人,董建華也不心痛。但看見死物被破壞了,董建華立即心痛到不得了。假如示威者每天打爆一塊玻璃(自己家中的玻璃也可),董伯伯的性命就堪憂了。董建華這樣多愁善感,傷春悲秋,令我想起譚詠麟。據說譚詠麟出席撐警大會後,很多歌迷把譚伯的黑膠碟和CD打個稀巴爛,統統丟進垃圾桶,令譚伯心情低落。

譚伯跟董伯一樣,都跟死物有份化不開的濃情。是什麼令香港這群60後(我指60歲以上的長者)那麼戀物、那麼懦弱呢?難道立法會那塊玻璃是董伯伯的私生子?不可能的,因為那塊玻璃很堅強,而董伯伯很脆弱,不腳痛就心痛,怎可能是兩父子呢?我苦思一晚,結論是:一、香港的60後沒接受過通識教育,所以都嬌生慣養,受不了苦;二、董伯譚伯之所以特別憐憫死物,大概是因為他們的肉體雖然活着,但靈魂早已不知何時死掉了,這就叫「物傷其類」。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