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6日

董建華有柏金遜症? - 馮睎乾

互聯網

七一佔領立法會的人士,不但打碎了一塊玻璃,同時也敲裂了董建華伯伯的玻璃心。昨日拙欄已剖析了董伯伯的心臟問題,今日就讓我懷着更沉重的心情,跟各位嚴肅談談他老人家的另一些狀況。

日前董建華主動約見記者,煞有介事指衝擊者是「高級專業人士」, 警方必須徹查,揪出幕後主腦。一聽這句,我就替董伯伯的心智健康擔心。哪怕你看的只是TVB,只要思覺沒有失調,也會看出那些「高級專業人士」是多麼笨手笨腳吧?大熱天時,幾條友用盡洪荒之力,推一輛爛鬼鐵車,來來回回碰撞玻璃,折騰半天仍不得其門而入,董伯伯竟讚「專業」?對不起,呢個moment我真係忍唔住爆:專你老母!

我不知道真正的「高級專業人士」會怎樣做,但按常理,要有效率地弄碎強化玻璃,該用尖錐型硬物敲擊玻璃邊角,而不是使蠻力推鐵車去撞玻璃的中央部分。示威者手法並不專業,甚至有點笨拙,這是全世界都看得一清二楚的。董建華稱示威者手法專業,若非嚴重欠缺常識,就是有心造謠生事。

發表偉論後,董伯伯被記者問及誰是幕後主腦,英明神武的他竟說:不知道,必須讓警方徹查。這樣沒水平的答案,令我想起上星期那個到領事館反對外國勢力的阿伯,他以絕對的自信告訴記者,香港現況「係八國聯軍」,記者問他「邊八國」,阿伯就答:「邊八國……你哋講啦,我就唔講咁多喇。」但董建華說有幕後主腦,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是誰?答案其實在最顯眼的地方:玻璃幕牆後默默支持衝擊者的香港警察。

警察是執法者,職責除了拘捕罪犯,還有防止罪行,但全港市民只見他們當日袖手旁觀,任由衝擊者笨手笨腳由中午搞到天黑,足足八個鐘頭。其間警方絕對有時間增援,有機會部署,可以最低限度武力驅散人群。然而警方選擇什麼也不做,有心讓一意求死的示威者犯下更嚴重的罪行,這是正式錄用的警察嗎?董建華口中那些「另有目的」、「有組織專業人士」,不用查,根本就是警察。

董建華又跟記者說,衝擊者「觸犯法治精神」。這句話很奇怪。想問問年紀稍長的香港人:由細到大你除咗講「犯法」之外,幾時會話人「觸犯法治」?九七前,我沒聽過;九七後,尤其是近幾年,我發現越來越多人有「犯法」兩字不用,偏要矯情地講「破壞法治」、「觸犯法治」。法治的「治」表示管治,老百姓不是統治者,有資格觸犯法治嗎?嚴格而言也是有的,因為每個人都該遵守法律,越多人不遵守,那就越貶損法律的權威。

然而相比起普通市民,有管治權的人始終更易「破壞法治」。立法將港人引渡到司法不健全的區域,是破壞法治;縱容警察濫權濫暴,不改善形同虛設的監警機制,令市民畏警甚於畏賊,是破壞法治;當權高官涉嫌犯法,非但不被檢控,甚至無需落台,彷彿超然法律之上,令市民不再信任法治公平原則,更是破壞法治。示威者一時衝動干犯刑毀,叫「犯法」;政府處心積慮,長期「觸犯法治精神」,摧毀香港價值,執法者又故意不執法,那才叫「觸犯法治」。董伯伯說話可清晰點嗎?

柏金遜症後期病徵包括:妄想、認知功能障礙、說話不清。董伯伯覺得警察之外還有幕後主腦、把青年問題歸咎於他自己推行的通識科,是妄想;認為示威者衝擊手法「專業」,是認知功能障礙;將「犯法」講成「觸犯法治」,是說話不清。董伯伯,柏金遜症,不宜議政,請勿暫緩治療,以你的智慧,這世界已非你所能理解,少講一句話,多積一點福,好人一生平安,認同請廣傳。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