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23日

嘔白泡男子之謎 - 馮睎乾

資料圖片

離831已超過三星期,警察有沒有打死人,依然眾說紛紜。這個「都市傳說」之所以無法破解,是因為正反雙方均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證據。

反方最有力的質疑是,死了人的話,家人朋友怎會一聲不吭?「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此乃人之常情。但我想起有位年長的朋友,多年前曾講過一句睿智的話:「你說的人之常情,從來不是人之常情。」朋友很欣賞卡繆《異鄉人》,而這本小說的第一句是:「今天媽媽死了。也許是昨天吧,我不知道。」男主角對母親之死,淡漠得近乎荒謬,卻荒謬得合乎真實。懂得卡繆的人,都懂得「你說的人之常情,從來不是人之常情」是什麼意思。

官方紀錄把傷者由10改為7,固然值得懷疑,但也只是疑點,並非殺人證據。要確立「殺人論」,必須鎖定誰是死者。最大的問題是:我們連失蹤者身分也一無所知,就像患癡呆症的老人,終日說遺失東西,卻不知道遺失什麼,這肯定是沒出路的。因此,若你相信有人死了,必須鎖定某幾個人,才能更具體地展開調查。

翻查831新聞,我發現只有一人能勉強說出特徵,那就是口吐白沫,最後失去知覺的男人。據目擊者說,一個沒穿黑衣的男子,被速龍隊員打至嘔白泡,喪失知覺,有女警叫他「唔好瞓」(網上有短片拍到這幕,可惜拍不到男子樣貌),亦有警察不斷問男子姓名,他一直沒反應。十多分鐘後,四名消防員將男子帶走,從此不知所終。

他是否三名「失蹤者」之一呢?不知道。他有沒有清醒過來呢?不知道。831後幾天,連登還有人追問他的下落,但事隔三周,再不見有人提及。我想起安東尼奧尼經典電影《迷情》,男主角的女友安娜離奇失蹤,他尋找幾天,就愛上另一女子,然後電影再沒提及安娜,徹底顛覆了傳統說故事方式。1960年此片在康城首映,全場喝倒采,大家都覺得「不合常情」。

或許今天香港也在上映一部《迷情》,我們對安娜的關注,只能維持三天。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