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15日

藍色暗星圈 - 馮睎乾

 (互聯網)

前天Facebook瘋傳一輯相片,可見多名面目模糊的「藝人」到訪警察總部公共關係科,給警方打打氣。今時今日還支持香港警察,IQ上限是90,雖然不值得自豪,但反正香港通街白痴,亦無需大驚小怪。最耐人尋味是那位什麼「玻璃朱」的反應。

「玻璃朱」小姐是有份出席這個撐警活動的疑似藝人,她看見有人將相片上載到社交網絡,馬上激動地留言:「班藝員係秘密探訪唔出鏡㗎害死人啦」、「醒啲好唔好呀!人哋嚟支持你哋害死人」,最後更怒不可遏地說「F**k reply please」。

一群無人認識的「暗星」撐警,本來不會引起公眾興趣,也毫無新聞價值,但因為豬隊友小姐的「醒啲好唔好呀」留言,令人笑到有腹肌,結果這些「絕密相片」馬上被黃絲流出瘋傳,人人爭相儲存留底做見證。以一輯沒有露點的「藝人」寫真來說,其下載之快之頻之廣,實足以令一代攝影宗師陳冠希先生汗顏。

原諒我的坦白,第一眼看這批照片,只認得江蛇、謝蛇兩位警謊藝人,至於所謂「藝人」方面,比較面熟是前排一位戴鴨嘴帽,我誤以為是側田的男子(喔,正確答案是曹永廉)。未幾見到陳志全議員在Facebook慷慨「解密」,提供相片中人名字,馬上佩服得五體投地。再坦白一點,莫說人面識別我幾乎食蛋,看着以下這些名字我也一臉茫然:李嘉、朱庭萱(玻璃朱)、劉俐、冼國林、李霖恩、莊思明、莊思華、朱匯林……

如果玻璃朱小姐能夠「醒啲」,由始至終保持緘默,相片即使曝光也不會「害死人」的 ,因為這些「藝人」的樣子和名字,本身已經足夠秘密了。由此可見,被害妄想症和中二病,從來都形影不離。

想起今年五月,本欄也談及Forever Cheap先生,當時與曹永廉同名的Facebook帳號發帖,表示希望黃之鋒「快啲香」。作為一名藝人,Forever Cheap只能靠政治言論才成為熱話,塵世間最可悲的事莫過於此。其實曹永廉自己就是他自己的傳奇了,實在不必踩黃之鋒來博出位。

Forever Cheap入行後最爆的第一宗新聞,是被鄭敬基(今天是黃絲)奪走女友鄺文珣後,懷疑找「鬼王德」來向前女友落降頭。早在十五歲那年,曹永廉已投考警察訓練學校,但差兩個月才夠十六歲,年齡不符資格,不獲錄取。難道是這個少年時代遺憾,才導致他現在對警隊念念不忘,不惜全家總動員去撐警?

做演員本來也可扮演警察,一償心願,但不幸的是,有論者早指出曹永廉是「無綫御用罪犯」——他飾演過十多個不同的罪犯角色,犯過謀殺、挪用公款、盜竊、貪污、勒索等等。我想補充一點,除了「御用罪犯」,曹永廉也是「無綫御用太監」。2012年他在《大太監》飾演安德海,其太監演出備受肯定,其間更與有「良心」的黎耀祥成為好友,被外界封為「太監五虎」之一。

張愛玲說:「你如果認識從前的我,也許你會原諒現在的我。」如果你認識從前的曹永廉,你應該更想恥笑現在的曹永廉。

一直覺得中共是比「左膠」更大愛包容的慈善機構,專門在香港發掘人生失敗組底層成員,並大力提拔為各式各樣社會賢達,想不到連中共轄下的香港警務處也見賢思齊,大發慈悲,對那些半紅不黑,或不紅全黑的「藝人」都青眼有加。一群二打六來訪,警方非但沒有冷處理,反而像姣婆遇上脂粉客,派遣幾位知名度遠比「藝人」更高的高層接待,一起熱情洋溢做「心心」手勢留影。對於這群「藝人」來說,一定是演藝事業的高峰了。

換作是我在警總當值,肯定懷疑他們假扮藝人,馬上就舉槍吆喝:「乜X嘢藝人呀?冇人識你喎!我就叫神仙B,你識唔識呀?」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