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4月22日

虛榮的奶黃 - 高慧然

口味這種東西,有時候是習慣使然。比如小時候吃慣的月餅,是傳統口味,有蓮蓉有鹹蛋黃的,到了現在,我還是只能接受這種老土口味。作為甜點,月餅是很難吃的東西,吃它,純粹為了應節而已。應節,當然是吃傳統的。所以,我每年自掏腰包買給家人和自己的月餅,不是美×,就是榮×,視乎我突然想買的時候正巧看到哪一間鋪頭。各類創新月餅,冰皮的、生果味的、朱古力的、雪糕款的……吃了以後沒有應節的感覺,純屬浪費胃納空間,不吃也罷。
半島嘉麟樓那盒據說全城為之瘋狂的月餅,說實話,是我吃過最難吃的月餅,因為它完全不是月餅,只是一層麵粉包了一團奶黃。如果我喜歡吃奶黃,直接吃奶黃包好了,不必等到每年中秋。而且奶黃這種東西,更適宜熱吃,常溫下粉不像粉,奶不像奶,口感不討好。掛念奶黃的時候,我情願去酒樓叫一籠流沙包,那奶黃,如稠密的甜漿,帶着蛋黃的鹹鮮,流向喉嚨,是廉價的美味。
月餅價格一向偏高,200港幣買一堆麵粉白砂糖的組合,價格偏離成本太多。嘉麟樓的四小團奶黃身價更高得離譜,今年加價至485元。這錢,可以買一枝純米大吟釀,也可以買兩隻麵包蟹,去寧波餐廳吃正宗醉蟹,去大坑找一間情調小店,開半打法國蠔外加一杯白酒……485元滿足口腹之慾的選擇有很多。半島的奶黃?留給為虛榮而進食的人好了。

高慧然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