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7月2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那些年,我們飲過的啤酒 - 高慧然

好多年未買過啤酒了,偶爾飲,是在酒樓打邊爐的免費啤酒,純粹用來解渴,對味道不能有要求。
啤酒其實是「很夏天」的飲品,炎炎夏日,出一身汗,這個時候,最渴望的便是冰凍的有汽飲品。我討厭甜味,故此,剩下的選擇不多,想淑女的,飲有汽礦泉水;想豪邁的,飲凍啤。早幾年跟波友打網球,打完兩個鐘,喜歡去便利店買凍啤吹水,後來「進化」到去室內打邊爐,就戒了在星空下夜涼中嘆啤的樂趣。
我沒有心水啤酒。多年前認識一個酷愛飲啤的男仔,他教我愛上兩種啤酒,一種是青島啤,一種是黑啤。前者甘,後者苦,各有各特色。青島啤那種獨特的清幽馥郁之氣,卻是其他牌子的啤酒所沒有的,一度令我着迷。最近這五、六年,青島啤的口感與氣味似是遜色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而且中國食品少碰為妙,所以好幾年沒飲過青島啤了。
後來在加拿大,遇到另一個酷愛啤酒的男仔(啤酒大約是所有二十多歲男孩子最鍾愛的飲品),他買給我另一隻啤酒:1664。這是法國啤酒,色澤是浪漫的香檳色,還跟香檳一樣,味道有複雜的層次,幽幽的花香、某種生果的果香,以及夏日星空「夜涼如水」的大自然味道依次在味蕾綻放,是飲啤酒從未有過的體會。夏日夜晚,我們喜歡飲冰凍的1664送宵夜。嗨,看到這篇文章的話,請跟我預約今年九月的啤酒與宵夜。

高慧然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