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30日

豈止一句「不好意思」? - 高慧然

香港運動員也許不是世界上最頂尖的運動員,卻一定是最悲壯、最隱忍、最孤獨、最偉大的運動員之一。他們得到的政府資助少得可憐,運動員們全憑一腔熱愛,為夢想默默付出。而我相信最大的壓力是那種無邊無涯的、看不到希望的無助感。
不久前的仁川亞運會,香港運動員石偉雄取得跳馬金牌,令人唏噓的是,石仔拿到金牌,不只感到振奮,同時亦放下心頭大石。因為他肩負為後輩力保資源的使命,而他終於不辱使命。
唔講唔知,體操在體院的「精英項目」資格到明年四月屆滿,若港隊無法在仁川亞運會或世界錦標賽取得獎牌,則「精英」地位帶來的政府資助不保。出賽運動員不止肩負比賽使命,後輩能否得到政府資助的壓力亦一肩擔起,若得不到資助,體操隊面臨解散壓力,師弟妹的前途與參賽運動員捆綁在一起,如此壓力,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難怪石偉雄經常茶飯不思,長期無法入睡,有時半夜哭醒,用手猛力捶牆……體操項目如此,別的運動項目待遇想必也不會太好。香港運動員在如此境況下默默為夢想付出,為推動本港運動作出貢獻,有孤軍奮戰的悲壯。有這樣平凡而偉大的運動員,作為行政長官,理應為之驕傲,並心存感恩,怎麼可能出口侮辱?太匪夷所思!689欠香港運動員的,豈止是一句「不好意思」?

高慧然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