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8月27日

一個港女在東京 - 高慧然

(路透社)

一月份我去日本旅行,住在新宿一間酒店,check in時櫃台職員見到我的passport,忍不住興奮地「哇」了一聲,用廣東話說:「你是香港人!太好了!」
「你是香港人?」我問道。「是啊是啊!」她用力點頭,「我好想有人陪我說話啊!」
因為無其他人check in ,所以我站在櫃位前陪她閒聊了一陣,她說,說甚麼內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人跟她說話,「我好長時間沒有真正說過話了!」
我失笑,「每天說日文,所以很想說廣東話?」她搖頭,「每天做啞巴,沒有人跟我說話,所以很想說話,說甚麼語言不重要,內容也不重要,總之想說話。」
原來,她來日本working holiday快一年了,但一個當地人朋友也沒有。「以前很喜歡日本,一儲夠錢就來日本旅行,覺得日本人非常友善,常常想,如果我可以在這個國家生活就好啦!但表面友善的日本人骨子裏非常排外,他們永遠客客氣氣,但從來不打算跟我這個外國人同事做朋友。除了公事對話外,無論我說甚麼,他們都只是禮貌地微笑、點頭,表面非常客氣,其實拒人千里,我覺得很無奈,很失落。」
做遊客和做同事畢竟不同,做遊客的,看到笑臉便覺得窩心。做同事,付出了感情則渴望收到回報,渴望交流和溝通,渴望了解和被了解,有更多要求。這個,算不算文化差異?

高慧然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