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28日

市場與形象 - 黎智英

(路透社圖片)

唉,經過整夜煎熬,一早起來他的鬍鬚似乎比平時長長了。眼光光,眼圈黑黑,看似一雙眼睛都下陷到他的鼻樑底了,一副迷失了的模樣。在廚房吃早餐時,他望着那罐牛奶良久,眼定定若有所思,卻又一臉不知所措,看到他這個樣子,你便知道他已控制不住慌張失措的徬徨。
他是個為了實現理想,不惜一切控制自己行為的人。他要做到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切合他的身份,他要做的,是個表裏如一的正人君子。他也確實是個正人君子,有人甚至覺得他too decent。
不過,維持一個理想的形象要付出昂貴的代價。他可不去想這個問題,而這也不是他個人的問題。他認為自己長期以來建立的形象來之不易,那更反映了真實的他。他認為這個形象固然是個理想,也是真實的他。理想都是完美的,這「真實」便不應有瑕疵。在他來說瑕疵是沒有做好應該做的,而他一直都是這樣要求自己。這是個君子的形象,君子的操守令他要做個毫無瑕疵的完人。他認為這是他的命運,別無選擇,he is the chosen one。
人們不是說性格決定命運嗎?當性格與形象出現衝突那又怎麼辦?有這樣的衝突時,他便大禍臨頭了。性格往往是形象最大的敵人,形象可以按理想隨意塑造,性格卻是命裏生成的本能,無從塑造,難以改變。
大禍當前的慌張,出賣了他堅守賢能之士的形象。這時候他像個還未上戰場便已給敗下陣來的傷兵。昔日,矽谷電腦科技界一有風吹草動,請他出來講幾句話,便足以平息市場情緒,這一刻的他再不是那個崇高的哲人地位了。他現今那副喪家之犬的模樣,跟過去處變不驚、臨危不亂、揮灑自如的他真是天淵之別。見到這般情景,一般人可能會我見猶憐,知情者卻覺得滑稽,因為困擾他的其實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他說自己整夜未眠,他老婆卻說他的鼻鼾聲是拆天的響。不過他倒是真的疲倦,而且他肺部乾燥咳個不停,他知道自己快要病倒了。到了辦公室樓下從車上下來,他甚至覺得要嘔吐了。「我真的病倒了!」他自忖。
他叫司機讓他到後面街的Starbucks喝杯咖啡醒醒神,看看身體是否支撐得來才再決定上不上班。其實以他的狀況他知道是不應該上班的,可是他的理想則告訴他不上班是錯的。他是君子,要盡量避免犯錯,故此事無大小他永遠都在對與錯的抉擇中掙扎。對一般人來說,對與錯的選擇是本能的直覺反應,信手拈來,不用內心掙扎一番。他的對錯選擇卻以形象為標準,一切要配合形象的需要,這是令他內心掙扎不已的原因。
踏入Starbucks,他擔心給相熟的員工看到自己這副模樣會有損他高雅的形象。可是這一刻他心靈脆弱,很需要相熟的人的憐惜眼光來撫慰。過去,他一直需要別人的眼光,這個時候他更是異常渴求。渴求撫慰的潛意識形成衝動令他決定去Starbucks唞一唞。
他一向待人友善又有名氣,所以Starbucks的員工都跟他有講有笑。不過,今天看見他來買Latte的臉孔,便沒有人敢惹他了。拿了Latte他不作一聲呆坐在角落的梳化,定睛凝視外面模糊空洞的空間,腦海裏他還在盤算:今天應否上班?
在這樣的時刻,他的弱點總會戰勝他的意志。他懦弱的性格狠狠地砸破他努力建立的形象,來到這裏他先便有點內疚,可是他卻沒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知道要怎樣做才對,可是無法做得到自己要求的理想,內心又是另一場掙扎。如果沒有給形象框死了,放下身段便可各取所需,各適其適,做人倒也安樂舒暢。形象是他的命運,身段尚且放得下,可是命運又怎放得下?
他選擇以形象為自己的命運,故此便必須克服性格和形象之間的落差,但他做不到這個。在這矛盾的衝擊下,他不時粉身碎骨。他選擇了個漂亮形象,那卻是個痛苦的厄運。他認為自己應該活在真實中,可是在追求形象的驅使,他所謂的真實只不過是個理想而已,他是活在形象投射下的理想裏。理想令他這個絕頂聰明的哲人活在虛幻中。
每次遇上不想面對的難題他都躲避,那麼他又怎能活在真實中?婦人懷孕是沒有可能只懷一半的,故此世界上也不可能有一半的真實。性格早已替他作主,他並不是活在真實中,只是他自己懵然不知而已。他接受理想是命運,故此他墮進現實與理想的深淵中。他以殉道者的精神和心態活着。為形象而殉道,生活是痛苦的。
這不是他第一次遇上難題。事實上,每次遇上困難,歇斯底里的焦慮都把他消耗到病倒。就是因為這個缺點,他這顆業內巨星的事業便一直落在能力、名氣都不及他的同行之後。
他這種徬徨失措的模樣,Starbucks的員工還是第一次見,他們因而竊竊私語起來,擔心他是否生意失敗了。他們有所不知的是,他不是有什麼大禍臨頭,他的公司很紅,更不會生意失敗。
他最怕做決定,尤其是難免要與別人發生磨擦的人事問題。一旦涉及到人事難題,他的第一個反應便是逃避。他會先想盡所有非人事的辦法來避免直接面對人事問題。這是個愚蠢的做法:生意是由人做出來的,故此人也最重要;沒有別的生意元素比人事來得更重要,故此做生意是不能以非人事的措施來解決人事問題的。
因為有某些科技上解決不來的問題,這個部門的功能早已消失了。這部門用的都是專才,故此不可能安插這幾十人到別的部門去。解決這個問題最簡單而又最正確的方法,是關掉這個部門,辭退所有員工。市場對這些專業人士大有需求,他們根本不愁找不到工作。
可是他卻花了不少時間想出許多不同的方法避免要辭退這些人,為了不用碰人事問題,他最後甚至建議公司為這些專才開門生意。不幸董事會駁回他這個建議,更要他馬上關掉那個部門,這幾天來他便因而覺得像是大禍臨頭了。
以他的天分,他理應可以吸引到最好的人為他效力的,事實上每次創業他都吸收到一幫一流的人才加盟。但一旦創業的腎上腺素的刺激退卻,這些人才便陸續離開,因為他處理人事問題的辦法都令他們失望,很多決定都因為稍為涉及人事而石沉大海。有才華的人是不會永遠等待他作決定的,這裏沒有發展機會,他們便會到別的地方找機會。有才華的人永遠要進步,不會給你拖着步伐,停頓下來的。因此現時留在他身邊幫忙的都是二三流的人才,這是他事業落後於人的原因,雖然他是行內公認的天才。
若然君子的美德是不食人間煙火般的崇高,那麼對靠animal spirits來推動的塵世君子有何用處?在市場實務的原則下,做個好人是否有別於一般的理想?市場千變萬化,形象不變,一動一靜落差來得如此大,誰會希罕做個兩者兼得的齊人而面對被五馬分屍般撕裂的痛苦。

黎智英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