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2日

行出來,趁佢病攞佢命 - 黎智英

資料圖片

美國因中國在貿易談判到最後關頭反口覆舌,推翻一些之前已同意的條件,令美國談判官員張皇失措,美國總統川普知道這是中方談判的慣技,不想與對方的狡猾糾纏下去,決定將本來課稅10%的二千億美元入口貨品提升至25%,而且已在大前天五月九號實施。幾天前川普還說談判進行良好,卻突然爆出這重大破裂,雖然川普狂人本色做事往往令人出其不意,仍令人震驚,股巿大跌,中國股市跌幅尤甚。美國股市隨後回升,道指最後僅跌了66點,這是否意味巿場人士,對中美貿易談判最後結果還是樂觀的?應該是,最少我是這樣解讀。當然美國今年第一季經濟增長3.2%,而失業率是五十年來最低,經濟形勢大好也是美股回升的原因之一。但是,我看人們對中美貿易談判,最後會有圓滿結果的樂觀期望是主要原因。中美貿易互相的滲透度太深,難分難解,而這兩個世界最大的超級大國貿易關係若完全破裂,對全球經濟體系的衝擊太大,尤其是對中國經濟危機四伏的當下,更是打擊慘重,中國妥協的程度較大,看來雙方都會採取謹慎態度,最後作出讓步達成協議。

儘管中美貿易談判最後可達成協議,中國崛起對美國霸權的威脅、造成的互相猜疑和對抗,只會在中國日益強大的形勢下日漸加深,中美關係不會再像以前是互相合作,美國扶持中國與世界核心價值,經濟規則和架構整合的情況,而是互相對抗、競爭的關係。雖然不至於惡化至蘇聯未解體前,美蘇死對頭的對峙,某程度上的「冷戰」對峙在所難免。即使國與國的關係以利益務實為主,意識形態分歧長遠造成的衝突還是重要的,尤其美國是民主開放國家,相對中國極權封閉的封建,核心價值的衝突無可避免在中國日漸強大,對美國的威脅越趨強大的情況下,兩國關係的隔閡只會越加嚴重。最後中美演變成不是基於經濟貿易關係,而是基於不同核心價值認同的兩個世界陣營,一方面美國是民主開放國家的盟主,另一方面中國是獨裁或曖昧民主國家的盟主,這樣的發展趨勢看來也是無可避免。

如果你有看前美國財長Henry Paulson的暢銷書 Dealing With China,在中國經濟開放初期,美國政府和民間的經濟和社會機構,是怎樣努力幫助中國建立經濟、貿易和社會機制,讓中國融入世界系統,尤其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美國拉攏其他國家支持所盡的努力,你便知道當時中美關係多良好。但是,當中國經濟日漸強大,它共產主義的獨裁,對民主開放國家的猜疑,和對亞洲鄰近國家的霸道的猙獰嘴臉逐漸暴露,雖然令其他國家有所顧忌,本着利益和對它發財立品的良好願望,繼續容忍和妥協。但是,到了習近平上台「不怕亮劍」顯露的霸道作風,人們開始有所警惕,到習大大加冕為皇,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國家才徹底醒悟,唉,共產黨的獨裁和專橫死性難改!才革面洗心對中國採取防範和對抗的態度。中國共產黨唯物主義根深柢固的思想,認為國際關係純粹是物質利益的衡量,而不受核心價值意識形態影響的錯誤判斷,是造成今天西方和日本等國家對它疏離的原因。經濟利益是短期的關係,意識形態是長遠友好的基礎,缺乏了與世界核心價值融合的基礎,中國意識形態與世界文明國家的對抗,將會造成行為認知上不斷的抵觸,令中國經濟發展承受嚴重的損害,剝削了人民的福祉且削弱了中國的實力和影響力。極權封閉的獨裁,對中國造成的經濟損失大得無以估計,習近平的帝制皇朝是建立在人民血汗的河流上的,中國這封建勢力將會是它最後經濟崩潰的死穴。

因為這核心價值的差異,中國與文明國家尤其是美國長期衝突在所難免。這一次中美貿易儘管達成協議圓滿結束,中美貿易關係卻再沒有了以前的穩定性。今次美國向中國入口貨品課稅25%,顯然會令中國製造輸美的貨品失去了競爭性,若將來中美再有衝突,美國重施故技,製造業的商家便無法生存,雖然今次協議成功,25%的附加稅被取消,面對這樣不穩定的局面,製造業商家再不會戀棧中國這「世界工廠」,而將工廠遷移到其他國家,如墨西哥、越南、柬埔寨、印度、菲律賓、泰國、印尼和馬來西亞等更穩定、更安全和人工更便宜的國家去。這廠商遷徙的熱潮已在發生,這對中國經濟造成的損害,和導致的失業人潮對社會造成的紛亂,不可輕視。封建皇朝的帝制對人民的代價猶如嚴苛的稅制。皇帝的子民不易做。

醞釀成這次貿易戰的民主與獨裁的分歧和隔閡,彰顯了這次貿易衝突成為分水嶺的關鍵,演變成兩個不同意識形態陣營的分化,和形成兩個不同的文化和科技發展的分支。文化發展微妙而深遠先不說,這分化對中國科技發展的影響卻是即時的打擊。沒有了美國和西方國家科技方面的合作,中國科技產品配件如晶片等將出現難以彌補的漏洞。要修補這些漏洞就算成功,也需很長時間的研發,這段科技青黃不接時期,對中國經濟的打擊非常嚴重。不但只經濟,對中國軍事科技發展亦會是重錘一擊,這影響對中國國力整體發展可能造成十年八年的拖累。「厲害了!我的國」可能會變成了「大鑊了!我的國」。習近平封帝稱皇的野心,是中國人民昂貴詛咒。

中國現在的經濟危機雖未完全表面化,不難估計這次貿易衝突後,經濟困局白熱化而爆發經濟和社會危機,導致習帝皇朝岌岌可危,習帝不僅唯恐皇位不保,還有性命之憂,因而可能會令他暫時收斂起他霸道的專橫。這會賦予我們香港人喘氣的空間,讓我們在這次抗爭阻止修訂《逃犯條例》這惡法通過有成功的機會。香港同胞們,為了阻止惡法橫行,我們一定要同心協力行出來,趁佢病攞佢命!

黎智英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