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9日

中美貿易協議失敗,希望愈大… - 黎智英

路透社

中美貿易戰關乎的不僅是貿易,而是美國利用貿易戰,迫使中國經濟結構和活動基本原則的改革,使其納入國際貿易規則正軌的戰役。美國是利用對華貿易赤字,即中國貨品出口到美國的龐大數量依賴,迫使中國開放巿場,尤其是金融和科技等貨品市場,停止威逼在中國經營的外國公司轉移科技,和透過網絡攻擊和其他手段竊取外國的科技,以及停止補貼國營企業貨品在世界巿場不平等競爭等不法行為。雖說是經濟結構和活動的基本原則改革,但是對於一黨專政的中國,經濟和政治混淆不清,這也等於是迫使中國政治上某程度的改革。扯上政治便關乎國家主權,對外國干預特別敏感的中共,更是面子攸關,這就是為甚麼中國在簽訂協議最後關頭,反悔先前承諾的原因。當然這也是中共談判到最後階段,利用對方長期談判的疲憊和達成協議的殷切心態,一貫的出其不意奸詐手法。這種蠱惑通常都會得逞,但是面對着強硬的談判高手川普,卻是寸步難移了。這談判涉及主權、面子和基本原則這些嚴重性問題,即使雙方仍存在對協議希望未終止談判,協議最後是否能達成,讓很多人不敢樂觀。

協議前景艱巨,中國若在協議條件下退縮,難免有辱國喪權的考量。相反,美國卻知道趁中國現時經濟陷於困局,及黨內就習近平稱帝後產生激烈鬥爭的矛盾,這些危機的壓力下,是迫使中國改革的大好時機。機不可失,是時候把中國這世界第二大經濟的巨無霸,納入國際規則內,改變它成為西方文明國家良好的貿易夥伴,而不是讓貿易衝突長期持續下去,導致它成為貿易和政治上的敵對惡獸。這關乎西方文明國家長期的利益和保障,是美國這次談判的不變原則,既得到其他歐日等國家的支持,美國是不會讓步的。然而,在「中興通訊」違反伊朗制裁的事件上,川普與習近平電話溝通後便放生中興,讓中方以為川普是表面威猛,內裏軟弱,是容易讓步的人,反正生意佬都愛做刁,通常是這樣。這看法可能是中方在貿易協議最後關頭以強硬態度反口的原因。但是,這是沒有原則的中共在原則性問題上的誤解。放生中興是懲罰中興紀律性執行的個別事件,而貿易協議是世界貿易系統正常化,長期穩定和關乎世界貿易長遠利益的原則性問題。放生中興對美國制裁伊朗的影響極小,若是在貿易協議讓步,卻對世界貿易造成的長期損害極大,川普是絕對不會手軟的。現在看到川普二話不說,迅速將中國兩千億美元的入口貨品的關稅提升至25%,中共應該有所醒悟了。

高企的貿易關稅對中美的經濟都有影響,儘管對中國的影響比美國的大許多,對美國的影響川普也不能掉以輕心,尤其是中國的關稅較大部分是針對出口大豆輸往中國的農民,正是川普票倉的重要成員。2020總統大選逼近,這針對正中川普要害,是中共以為可以迫使川普讓步的原因。是的,這對川普多少都有損害,但是在今天美國經濟增長超過3%、節節上升的蓬勃興起的氣氛下,人們樂觀,尤其是失業率是五十年來最低的情況下,一般人對前景充滿希望,對川普競選的民望損害極微。而且川普也利用提高中國入口貨品課稅所得款項,撥150億美元舒緩農民的困局,盡量減低了農民的怨氣。

我們聽到對中國貿易提高關稅的反對聲音,都來自大企業和華爾街的精英,這些精英是中美貿易最大得益者(中國廉價貨的衝擊下,工人和農民大眾卻是最大的受害者),也是為中國游說美國政府向中國讓步的最大作俑者。不過,你若到工業和農業生產的城市,那些過去深受中國的廉價貨品威脅,承受失業率打擊最嚴重的人們,聽聽他們的聲音,你便知道他們對川普打擊中國貿易支持的激烈程度,是眾志成城的,因此你亦知道,為甚麼川普這次掀起的中美貿易戰,獲得共和與民主兩黨一致的支持。人心所在,選票所向,正是政治的取捨,所以你聽到民主黨人士說:「川普不配做我們的總統,卻是中國得以報應的對手!」美國民間對中國仇視的態度可見一斑。

中共是忍耐力強的長遠策略者。好,就沈住氣忍到2020後,甚至川普要是連任忍多四年,到川普下台忍得雲開見月明,可惜時間卻不在中國這邊。中國經濟處於節節下滑的困局中,適逢歐洲經濟增長幾乎是零,日本不外1%,世界經濟顯然進入增長放緩的蕭條,除了美國經濟一枝獨秀,中國尋求其他渠道替代美國高企入口關稅下,失去的貨品生產量機會甚微,中國只會百分百承受美國貿易制裁的苦果。美國強勁的經濟是世界貿易持續的力量,要利用這經濟力量生存,中國的廠商唯有把工廠遷移到墨西哥、南美、越南、菲律賓和印度等沒有被美國制裁的國家,而且這些國家的工資比中國便宜,更是良好的長遠之計。

老實說,中美這次貿易協議若然失敗,被人看到的不是貿易的爭執,而是兩個不同核心價值體系意識形態的衝擊。這樣的價值衝擊,儘管今次勉強達成協議,長期的衝突在所難免,在這種欠缺長期穩定的貿易環境下,中國的企業不可能不先發制人,遷移到別國擇善而棲。這造成的經濟和人才流失,和隨即而來嚴重的失業人數,將大大削弱了中國的經濟能力,和中共的管治權威。

美國高關稅制裁和世界經濟放緩的蕭條,大幅削減中國貨品出口數量,因而嚴重減少其外匯收入,令中國外匯儲備逐漸乾塘。人民幣發行的面額價值,很大程度是靠中國外匯宏厚的價值支持。一旦外匯儲備乾塘,無論官方人民幣對外幣兌換率是多少,實質價值必然貶縮。經濟收縮之下,失業人數攀升,中國政府為求社會穩定,無法不以大量印製鈔票刺激經濟救巿,因而也無可避免引發貨幣貶值,以至嚴重的通貨膨脹。中美貿易協議流標,中國出口貨物數量銳減,造成惡果數不勝數,後果嚴重程度更不堪設想。國民黨主政中國時是被通貨膨脹打垮的,中共是否會遇上同樣的命運,現在似乎已有跡可尋。

就拿香港自由行的現象來說吧。中國遊客來港人數增加,兌換外幣對外流通的數量激增,而銅鑼灣和河內道,這些自由行遊客常去購物的地區的舖租卻狂跌四成,而香港樓宇的價格反而仍在攀升。這證明了大陸遊客對中國經濟前景看淡,因而減少消費(令舖租下跌),而大量兌換的外幣其實是在走資,顯示了他們對人民幣價值失去信心。香港樓宇價格上漲是他們擇善而棲在買樓,為將來的安全作好準備的打算。這些現象都顯示了人民幣貶值的端倪。

中國愛面子和屈從美國協議條件對辱國喪權的顧慮,這些成見令其看不清形勢,以人定勝天的堅持,絕不妥協,寧願讓協議機會流失。中共有困難時都愛說人定勝天,但是,我們不是要人定勝天便可以勝天、形勢往往比人強。中共慣以為常的假大空性格,造成中國四十年來高增長掩蓋下的流弊和錯失,在經濟下陷失控一下子暴露無遺的話,予人民對將來信心的打擊,直接衝擊中共的統治權威,造成的損害可能比實質的經濟損失更大。中共維持其獨裁統治依靠的完全是經濟增長實力,讓人民有好的物質生活,因而忍受其嚴苛控制的精神痛苦,一旦人民對其經濟增長的能力失去信心,中共統治的理據便蕩然無存。諗深一層,我真的不希望中美能達成協議。

黎智英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