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20日

「寂寞」怒漢詹培忠! - 沈西城

七月下旬某夜飯局,談興深濃,聊到足球,碰巧九月香港對中國,諸友紛猜賽果,一致看好中國,我同意,心裏盼着香港能摸和,有一分,足矣。梁孔德主席說足總會出重金振士氣,酒後興奮,目光落在「潮州怒漢」詹培忠身上道:「詹兄!你來當名譽領隊吧!」詹培忠尚未答話,眾人齊齊鼓掌,高喊:「歡迎詹領隊!香港隊有福了!」詹培忠想推也推不來(振興足運,培忠有責),事情敲定,挺胸承擔,港隊勝出獎金五十萬、和波三十萬、出場費十萬,統由怒漢包辦。五十萬在詹培忠眼中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在如今球壇,確是一筆巨獎,我是球員,也會把命拚。梁主席高興得把桌前的一杯茅台呷精光,舐舐唇道:「好!那麼我八月初就在足總會議上提出,望能通過!」什麼「望能通過」?通過必也!我心裏默默向上蒼祈求:詹大哥你這五十萬最好能在九月送出!
詹培忠一生跟三樣物事結下不解緣,一金融,二百家樂,三足球,前兩者述說夥矣,不再贅,倒是足球,知道詳情的人並不多,毋妨一說。許多人只道詹培忠是「寶路華」領隊,實乃「精工」股肱之臣。七六年黃創保為拓展「寶光」業務,成立「寶路華」,算盤三年計劃,由丙組升至甲組。有財無才也枉然,矛頭指向「心上人」,幾經磋商,挖角成功,詹培忠成為「寶路華」領隊,起用「花拳繡腿」朱永強為教練,表現欠佳,掛冠而去,詹培忠改邀謝東尼出任專職領隊,復聘張子岱、韋利任教,成績蒸蒸日上,三年計劃順利完成,「寶路華」升上甲組。黃創保雄心勃勃,大灑銀彈,簽入四名高質外援積奇、威爾遜等迎抗班霸「精工」。「精工」班主黃創山乃黃創保胞兄,因而每遇「精」「寶」大戰,球迷都戲稱為「兄弟鬩牆」。「寶路華」先後奪得銀牌、總督盃和足總盃,成績斐然,可詹培忠仍有餘憾,就是未能一挫「精工」爭得聯賽冠軍。我笑他「這是缺陷美嘛!」氣壞怒漢哥哥!黃創保豪爽,八三年六月一擲二萬八千鎊邀得利物浦來港作賽,消息傳出,球迷瘋狂「撲飛」,球隊下榻的「利園」酒店,每天都有球迷聚集門前,爭相向心儀偶像索取簽名。是賽「寶路華」不敵,以零比二落敗,然球迷采聲不絕,誠為球壇佳話。八十年代經濟轉型,製造業式微,加以黃創保不滿足總「外援」政策,憤然結束球隊,香港球壇隨之由燈火熒煌變成殘燄闌珊。我愛看「兄弟鬩牆」,「寶路華」的「耶穌」居理、「長腳蜢」克捷臣、柏蘭尼、森寶,都是我偶像,舊夢難重溫。說起「精工」、「寶路華」,不得不提故友何新華,他的一記致命長傳,後繼無人。新華好酒,健康日壞,英年早逝,想起九十年代「角廊」共樽前,真如尤雅所唱:時光一去永不回。詹培忠愛足球,除了「寶路華」,曾組班「佳寧」,目標也是三年升甲組,可惜八三年「佳寧」清盤,壯志未酬。
縱橫球壇四十年,詹培忠最得意的有兩樁事,其一是扶掖「精工」胡國雄由蟲變龍。原來「大頭仔」初踢大球時,師承「釘仔」劉志霖(註:劉為「九巴」球員,踢輔鋒,即今之中場),腳法秀麗,膽子卻小,遇有敵衛來截,即跳避,不敢硬碰,詹培忠憤而訓斥:「大頭仔!你怕人人就不怕你,你不怕人人就怕你!」一語驚醒夢中人,膽子陡壯,勇往直前,成為球王。其二便是跟世界球王李惠堂的一段老少淵源。一九六五年世界盃外圍賽,北韓對澳洲在金邊舉行(註:北韓勝出,代表亞洲出席六六年決賽週),弱冠詹培忠剛好跑到金邊幫父親做事,因緣際會,結識了「國際足協」成員花甲李惠堂,地位懸殊,自詡球王「傍友」(謙虛得緊)。詹培忠聽人家說李惠堂踢球射破網,好奇探問,球王啐道:「細路!咁你都信!」原來球網殘舊,球王腳力猛,網遂穿矣!歲月如流,詹培忠一直是贏家,夜月一簾幽夢,寂寞無人見,他是「寂寞」怒漢!

沈西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