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10月02日

綽號滿校飛 - 沈西城

16,778

唸書時,我頑皮,因愛看《水滸》和《書劍恩仇錄》,輒替老師、同學起綽號。五九年唸北角「端正」小學五年級,班主任朱繩武,寫得一手好字,人卻古板易怒,我叫他「朱洪武」,洪武帝朱元璋橫蠻專斷,朱老師近之,同學拍手稱好。授地理課的陸馳老師,右手永遠插進褲袋不示人,用左手寫字,我管他叫「左手怪魔」,同學起哄,人人叫之,一傳十,十傳百,全校皆知。後來方知陸老師抗戰時當營長,一次戰役為日機炸斷右手,是頂天立地抗日英雄,這個綽號帶侮辱成分,我一生遺憾。教珠算的李常琴老師,人高嗓尖近女聲,行動閃縮,我稱他為「陰濕鬼」。至於同學,我起的綽號更多,山東同學時金元,武藝非凡,力挫春秧街小霸王阿芒,聲譽鵲起,北角多上海人,因而冠以「大上海」名號。「端正」同學中,他日有名聲者,首推也斯(梁秉鈞),品學兼優,帶點傲氣,不屑與淘氣同學為伍(我則例外),搗蛋鬼林偉文火了,背地叫他「鼓氣袋」,入了也斯耳,告至他母親(我們的班主任)劉秀蘭老師,林偉文挨了罰,不服氣,自此叫得更起勁,我看不過眼,出面擺平。說也斯鼓氣,也不盡錯,那跟他童年生活有關連,他是遺腹子,沒見過父親,因而性格孤僻,不喜同學提問他的家庭。在「端正」,我最愛上音樂課,薛偉祥和莊表康兩老師,薛和煦春風,不罵學生,我叫他「好好先生」,莊老師來自上海,粵語不靈光,有「上海佬」雅號,如今,薛、莊兩位老師都歸道山,他們的綽號我仍沒忘記。
小六轉讀筲箕灣「慈幼」中學,天主教學校,管教反不如「端正」嚴,我們踢球、打架,好生事端,老師與同學間的綽號更多更妙。前幾天,女兒轉來面書上咱的中一B同學名單,睹名思人,想起林林總總的「綽號」。先說老師吧!班主任麥求光,聲音沙啞低沉,我以「豆沙包」名之。教英文讀本的林雅覺,美儀容,好修飾,蝴蝶結、挺刮西裝,博得「英國佬」名號。兩位國文老師章啟佑和盛熊運,前者是我死敵,作文評我六十分(剛合格),怒其不公,人胖如豬,我叫他「章老豬」洩憤;盛老師是我恩師,我的作文卷打八十五分,全班最高,分數超越班長鮑景英,同學們詰之,盛老師微笑道:「日後你們便明白!」五十多年過去,許多同學大抵仍不明白吧!他有一個不雅綽號曰「臭屁盛」,何以得之?不是我改的,我不知道。傅振國先生教地理,頭圓如球,同學管他叫「波子頭」,貼切不過。數學老師溫昭琥,英文不純,偏愛用英語授課,聽得咱們一頭霧水,獲頒綽號「老瘟公」。天主教學校有神父,監學鄭瑪竇得天獨厚,有綽號二,一曰「馬豆糕」,二為「希特拉」,前者乃轉音,後者言其行為苛嚴如希特拉。教音樂的鮑林神父,脾氣剛烈,動輒罵人,因而有「臭包」雅號。另一訓導主任江華年神父,意大利人,常在聖堂門口拉我們一班學生聽道理,咱們急步避之,他在後面邊追邊叫:「來來來,聽道理呀,天主需要你!」莊耀民回說:「我哋唔需要天主,九十年後先啦!」莊耀民身形弱小,有「貓仔」之名;黃港群不高,叫「矮仔」;楊錦洪善鬥毆,一夕把中文部的阮同學毆至頭破血流,人稱「肉感」。同學綽號,有些甚「縮骨抵死」,老元煦頭長而圓,踢起球來,一伸一縮,人人叫他「龜蛋」,形神俱似;徐成林善守門,飛身撲球,敏捷靈活似飛蟲,人稱「蟲伯」;還有黎偉鎏,其父為球壇名宿「佛爺」黎兆榮,有其父有其子,遂叫「佛爺仔」。我剃人頭,人亦剃我,封贈綽號曰「蛤乸」,言我踢球時張手扛肩擘腳,形似「蛤乸」。如今知我此綽號者,寥寥可數,望有日能再一趟聽到同學們這樣喊我!

沈西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