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12月04日

莫桂蘭怒打黃飛鴻 - 沈西城

17,052
《黃飛鴻傳上集》之《鞭風滅燭》

「阿蘇!過嚟!」黃飛鴻(關德興)瞪着銅鈴大眼、怒喝着。牙擦蘇(西瓜刨)顫顫巍巍地走到黃飛鴻跟前,垂頭,苦臉,口吃道:「師傅!佢——佢——」指住欺負他的大師兄梁寬(曹達華),經典《黃飛鴻》電影裏常見場面,重現眼前。我是《黃飛鴻》迷,一百部電影,看了七七八八,演黃飛鴻者,前後有關德興、谷峰、李連杰、趙文卓等,我心中僅有一個關德興,他是「翻生黃飛鴻」。八十年代,關德興棲鰂魚涌,為我鄰居,早上碰到,我喊:「黃師傅早安!」關德興抱拳回禮,顯然,他也把自己看成黃飛鴻了。五十年代,關德興在英皇道《成報》報館附近開了爿醫館,大櫥窗裏有一張赤膊彎弓射箭的照片,雄赳赳,威凜凜,每過其門必駐足而觀。他的兒子是我「端正」同學(後移居美國,成了社團大哥),告我其父除射箭了得外,還有一手好鞭法,在首部黃飛鴻電影《鞭風滅燭》裏大顯身手,瘋魔美國,為華僑籌得不少款項。電影裏的黃飛鴻,正氣凜然,鋤強扶弱,崇儒尊禮,每教徒兒謙遜容讓;現實生活裏,黃飛鴻絕非如此。蒲鋒兄引用朱愚齋原著《黃飛鴻別傳》云——「黃飛鴻絕不容忍別人的挑釁,好勝亦好事。更教今天讀者想像不到的,是書中描寫到黃飛鴻的第一個徒兒陸正剛曾邀他一起做賊;後來陸正剛到了香港轉做正行,黃隨陸上完妓院後念念不忘嫖過的妓女。黃少壯時十分好戰,只到老年才收斂,在小說中,不斷打敗對手正是他的英雄所在。」蒲鋒認為這些有違民族英雄形象的描寫反而能真實道出黃飛鴻的市井江湖味道,成為有血有肉的人物。
我年輕時曾隨妻舅胡肇習「工字伏虎」拳,胡肇師從黃飛鴻妾侍莫桂蘭師太,黃門正宗,有師兄黃中漢,亦武林名師。黃師伯身形瘦削,卻能一掌拍得人吐血。莫師太武功高,便央胡肇帶去拜晤,他留難道:「關琦!如果你能學會『工字伏虎』,大哥便帶你去。」「工字伏虎」共一百零八式,我欠耐性,咬牙切齒,僅學了一半,無法拜晤師太,可看過她的照片,嬌小玲瓏,不似武林高手。近日得晤李燦窩師傅,彼是莫桂蘭嫡傳弟子兼誼子,李師傅年幼病足,幾不能行,他母親的姊妹莫師太就要他學功夫,七歲拜門,一路跟隨師太至去世,歷三十餘年,盡得真傳。論輩分,李燦窩是我師叔,因他是胡肇師弟,胡肇逝世多年,而中漢師伯尚健在。我能跟師叔結緣,始自「慈幼」同學會,因寫文章提到「慈幼名人」,舊同學會跟我聯絡,邀我回闊別五十多年的母校共進盆菜,師叔亦為座上客,攀談起來,始知自七〇年起,就在「慈幼」教洪拳,至千禧年方退休。師叔謙謙君子,溫文有禮,直言習武以來,不曾與人交過手,言明習武為健身修心,非欲逞強,這點跟胡肇相同。聽陳惠敏說李小龍教人武功,是要人「打架」,師叔說:「練功夫的人,未必真能打架,能打架的人,很多不曾學過武功。」盲拳打死老師父,此之謂也。我問起莫桂蘭,師叔說「師太好勝俠義,路見不平必拔刀相助,六十年代在告士打道遇洋水兵調戲,即轉身一拳拋出,打得那水兵連連退後,痛不堪言。」
至於莫桂蘭緣何會下嫁大她近四十年的黃飛鴻?說來是一段傳奇,黃飛鴻在廣州擂台上演藝,一踢腿,鞋飛出,正中台下莫桂蘭額,十來歲的小妮子大怒,銀牙一挫,燕子穿簾,躍上擂台展莫家拳狂攻黃飛鴻。見她年幼,不與爭,左騰右挪,一打結緣,十九歲下嫁花甲黃飛鴻。黃飛鴻清貧,死後蕭條,莫桂蘭率徒往香港,授徒為生,八二年逝。黃飛鴻有絕技「無影腳」,以之詢師叔,笑曰:「那是腳快而已,黃飛鴻昂藏七尺(近六呎),愛穿長衫,衫長冚腳,起腳時不易察覺,人稱無影腳。」師叔推黃飛鴻武學逾四十年,桃李滿門。近日賤體羸弱,期師叔能授與餘下「工字伏虎」拳,只是:廉頗老矣,尚能練否?

沈西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