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8月22日

百年夢銷 - 陶傑

香港大學百年清譽,英國人辛苦經營,真沒想到特區十四年,又在中國人民當家作主、揚眉吐氣的高潮中敗掉,又為國際添笑話,令人惋惜。
最大的得益人,我認為是遠道前來出席「百年大慶」的前港督衞奕信。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這位香港的英國前主子,見證歷史,目睹香港大學百年大慶變成一座警察城,在大學當局的指令下─這是保安局長和警方說的,警察無權進校園,只負責「協助」校方的保安決策─羈留學生,聰明而得體的「中國通」衞奕信,心中有了數,英國人今日是局外人,香港的小記者不會問他有何感想,即使問,他也不會告訴你,只臉上露出一絲人類學家的學術式的微笑。
幸好校長的「危機處理」,功力也不差,當天尚胡裏胡塗的「表示遺憾」,眼看校友和學生都很激憤,來個鯉魚打挺,即刻劃清界線:貴賓方面,「對方自己說要來的」,對警方粗暴禁錮學生,也表示了不滿。
那麼就是特府警方要陷害港大和中國副總理了。副總理在禮堂裏的英語演講,聲音微弱了,沒有什麼報道,反而被禁錮的港大學生,哭聲震天,特區警方的城管式布防,京奧式戒嚴,也把百年學府的百年喜慶,變成喪事一般,不知這是外國學來的那一門「政治化妝術」?令人費解。
說起鯉魚打挺,戰前香港有一位高僧,口占香港前途,說了一句讖語:「鯉魚有日翻江海,百載繁華一夢消」,眾皆不解。高僧仰天一笑,往青山禪寺那邊走去,很快就消失了。
一九四一年聖誕節前,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日軍主力從鯉魚門攻進來,也就是今日香港海防博物館俯見的海坳,香港自此淪陷。那時的香港人,沒有今天香港人之失憶,想起高僧的讖詩:算一算,一八四一年割讓開埠,至一九四一年,剛好百載,讚嘆高僧知過去未來,真是神仙。
但是,神蹟還沒完呢。今日香港大學喜慶百年,港大女教授龍應台剛出了一本暢銷的學術著作,叫「大江大海」。中國文化有一支索隱派,中國副總「理」姓「李」,也是一個「鯉」音,港大校長貴姓徐,也是半邊的「余」(魚),加上雙人旁,也就是兩位大人物,是主持港大百年夢銷的主角了。戰前高僧的讖句,隔世再靈驗一次,他媽的,你說邪不邪門?
一切都是宿命,你信不信?反正我早就信了。而我相信,對此也深信不疑的,還有一個笑瞇瞇看熱鬧的衞奕信。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