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11月25日

斑鳩看電視 - 鍾偉民

雅與俗,我總覺得,是不同的需要:需要俗,就該俗;需要雅,就雅。見雅人,奏陽春白雪;遇俗人,講阿里巴巴。雅與俗,就像軟和硬,只軟不硬,臨床死蛇爛鱔,固然不好;鐵板一塊,係又硬,唔係又硬,也是不妙。
賣字的,多樂意做雅人,下筆,字字有來歷,片言隻語,例必有聲名顯赫的死人說過。識字少?無所謂,可以扮溫情,抄笑話,尋常百姓,哪分得清甚麼是油腔,甚麼叫雋永?雅而且溫,溫而且軟,軟而且油,十餘寒暑有小成,數十春秋,有大收穫。鮮有人像我這樣,忽然滿嘴污言,破壞自己形象和商品(也就是文章)價值的。
「我雅得起,就俗得起。」話,是這麼說;可惜,俗的空間,尤其粗俗的空間,已經不多。面對不公,不義,不倫,不類,因而不平,粗俗,就不能廢。譬如說,全世界的華人社會,可能就一個香港,明明白白,早就具備直選特首的條件,但我們遇到多少當道的瘟神?攔路的野狗?這時候,要你以一個字來直抒胸臆,除了那強而有力的一聲:「×!」你還有更好的選擇?
因為多條魚的部門威脅,大家自律,然後自閹,我這種賣字,也賣性情的,不能隨俗,只能從雅,每天得找幾個舊書袋扔來扔去扮高深,還能暢言?「我們就愛看你操人。」讀友說。可綁手綁腳,怎麼操?想來想去,爛口不能見報,我難道不可以養鳥?禽流感,甚麼鳥都便宜,大家就當我買了一隻斑鳩回家撫養好了。
這隻鳩,是隻笨鳩,笨鳩看電視,見到林瑞麟,覺得這東西也是鳥,是鳥人。我告訴牠:「這叫林瑞麟,林瑞麟!」笨鳩學舌,只能講成:「含碎卵!含碎卵!」連卵,都含碎!竟可以得保俸祿,這東西的祖先,還真有靈。屋裏多了一隻鳩,日長無事,月旦人物,鳩一句,我一句,倒也投契。這天,我問笨鳩:「你怎麼看『循序漸進』,講這種話的,是好鳩,還是壞鳩?」鳩,猛抖鳩毛,高聲說:「每一隻,都有點戇,都是有點戇的鳩!」

鍾偉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