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2年02月02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原來是條死魚 - 鍾偉民

「通慧禪師小時候當沙彌,一天,在河邊打水。「噢,真抱歉!」通慧不小心,打死了一條躍入水桶的魚。三十年後,他當上住持,打死魚這樣的「冤孽」,有了結果:當時,有個叫張浚的,領兵經過通慧的寺前,忽然,渾身不自在,就手持弓箭,走進法堂。
「你……你這個禿賊!」張浚見了通慧,無名火起,瞪着他,瞪得眼出血。禪師只是笑瞇瞇,望着張浚:「我等你好久了。」張浚不明所以,暗想:「我與這禪師素未謀面,今日一見,怎麼滿腹瞋恨?要射死他而後快?」
「有瓜就有藤。」通慧禪師對張浚道出三十年前打死魚的往事:「毫無疑問,軍長就是那條死魚。」張浚也有慧根,聽畢,大受感動,歎了口氣:「冤冤相報何時了?劫劫相纏豈偶然?不若與禪師俱解釋,如今立地往西天。」說完,便站着往西天了。
「好好好,大家都上西天好了!」通慧也坐在蓮座上,跟着往西天去。這個故事,解釋了人世間為甚麼多的是怨偶,日夜拳來腳往,有你沒我,偏偏就當斷不斷,闔家大亂。福州冤大頭纏上人見人憎的三絕女,恐怕就因為他二十年前輾死了一條母狗,或者毒死了一尾多春魚;這條母狗這尾死魚,是來討債的。
活久了,慢慢就相信有因果,有業報;只是因果業報來得太曲折,太迂迴,難以表列。男女熱戀,天天為情所苦,能說事出無因?然而,不戀愛,卻不等於就能逃過業報,環顧陋屋,牆壁、地板都是口水迹子,問不斷打噴嚏的大白燦:「三年前,我究竟做錯了甚麼?誤殺了甚麼?要你來舍下作亂?」一邊餵藥,一邊想送這貓上西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