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4年10月25日

大學四年制 - 陶傑

大學是三年好還是四年好?敢情是四年制好。
大學不一定是學術自由的場所,還是戀愛轉型的金鐘中途站。
大學四年,本身是一個很現實的小社會。女生在第一年的上學期,通常都忙着把本來的小男友甩走︱︱自己進了大學,他卻過不了這道門檻,要報名副學士課程或更不堪的展翅計劃;或者自己進了港大,他只去了城大,感覺上總是有點怪怪的,拖下去不如早解決。
「有沒有發覺,自從我進了大學一年級之後,我們好像有點合不來?」在翠華茶餐廳,她一面調拌着眼前的菠蘿冰,一面開始宣讀她的判詞:「Imean,其實在讀預科的時候,我們的世界好像越來越遙遠,我想,大家都到了這樣的年紀,是不是應該冷靜地Findout,怎樣去解決這場Crisis。」

這句話,觸動了滿臉暗瘡、架着銅絲眼鏡的他敏感的少男觸覺細胞。他放下啃了一半的奶油多,用廉價紙巾抹抹嘴角的煉奶:「我知,你即是嫌棄我啫。你入了HongKongU,你好嘢。我只係讀副學士,我配唔起你,但我可以等吖。」
「Comeon,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她說:「在你的眼中,我是不是一個那麼功利而現實的女孩?其實我們的Differences,在唸F6時就已經湧現了。例如,升F7那年暑假,我想去歐洲,你卻堅持要去九寨溝,我們還吵了一架,從此我一直在想,我們會不會是屬於兩個不同層次的人。」
「但是,」他意識到他可能的歸宿,但還不甘心地上訴:「嗰次係因為我唔夠錢,我只可以Afford報名關鍵旅行團啊。冇錢係一種罪過嗎?如果係,點解你唔老實講?」

「I'mnottalkingaboutmoney,你很清楚。」她把語氣抬高半個音階,這時她發覺自己有點像在立法會發言的余若薇:「還有,我不可以忍受你在選舉中投票支持長毛。我覺得他不夠理性,我不希望我的Boyfriend漸漸也迷上哲古華拉的海報和著作。我不是反民主,只是我比較接受四十五條關注組。上一次在西貢的海邊,我對你說過的,只是你那時並沒有用心聽罷了……」
「我×!」他終於發脾氣了:「我知你係睇唔起我,我哋分手算了!」他拿起帳單,走到櫃枱,回過頭來恨恨地說:「恭祝你考入了HongKongU,祝你學業成功,搵到個醫科生做老公吧!」
他走出了翠華。她木然望着,此刻有想抽一口煙的衝動。手提電話響起,她接聽:「喂,喂呀,是你呀,我跟他把一切都講清楚了……」
那是港大法律系二年級的新男友,進了大學,總會有許多無辜的犧牲,不一定都在試場……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