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01月04日

一條蛔蟲 - 李登

我表弟小時候是胖子,挺着個大肚子,誰都笑話他是豬八戒。我阿姨倒說他肯定養了大窩寄生蟲,要他吃花塔餅,果然讓他杜出一條蛔蟲來:米黃色、筷子般長短。牠先露出半截身子,另半截死賴在表弟的腸子裏,我便叫他撅高屁股,替他把蟲子拽出來。
前幾天,在一本書上見到胡蘭成的墨迹。他寫的是「絕代有佳人」五個字,一看就看出這男人軟骨頭,筆劃無力、做作。那「人」字我覺得怪眼熟,尾端尖尖的一捺,拽得很長很長,究竟在哪兒見過?橫看豎看了半天,啊,想起來了,這「人」字不正像多年前表弟那條蛔蟲?

張愛玲迷我看大都想不透,這麼冰雪聰明的藍襪子,幹麼會看上個漢奸?胡蘭成倒是才子,他的《今生今世》可為證。光憑兩滴墨水,能讓二十三歲的張愛玲一下子迷糊起來,實屬情理中事。要怪便怪這個雛兒情竇初開,不巧卻碰上隻老狐狸,只好怨命。
他沒心沒肺,她有情有義,分了手還送給他大筆款子,當真是瞎子貼符—倒貼。都說愛情是盲目的,這話可說對了。
胡蘭成的相貌,光看他的照片不見得有啥出眾。這張愛玲的頭一個老公,越看只越覺得他字如其人,人如其字,真是徹頭徹尾一條蛔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