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08月24日

史老師 - 李登

他是牧師,外表看不出來。他也是教師,外表也看不出來。他是德國人,外表全看不出來。但只要手拿教鞭,他那日耳曼民族的特性,就一絲一毫不漏都顯露出來。
上課時,全體學生的腰板都要好好挺直,雙手擱在大腿上。眼睛要直勾勾望着他。每人的德語課本得端端正正,不偏不倚放在桌子右上角。他把手裏的尺子朝黑板上的字句一指,全班就齊聲朗讀。他讀一字,他們跟着讀一字,他讀一句,他們跟着讀一句。
每堂課都這樣子上,一個學期就這樣子過去。不管雨雪陰晴,誰的腰板都得挺直。誰都知道,課本得放在桌子右上角。
丁是丁,卯是卯,這是德國人的民族性。他,是損友甲口中的史同福老師。
我想起中六那年,每逢上國文課,教室裏總是無政府狀態。那位老師好比崇禎王,我們整班學生幾乎全是流寇,人人都夠格當李自成。老師講他的課,我們做我們的事:做另一科的功課、吃零食、閑磕牙。管你子曰詩云,各路賊兵都各據山頭鬧鬧嚷嚷。皇帝都管不了,誰管得了?誰會挺腰正坐?連桌子上放着的,也未必是國文課本呢。
看來當日校長該禮聘史同福老師教我們國文才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