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09月16日

無事常相窒 - 鍾偉民

鳥,本來是一種會飛的東西,不知怎的,飛着飛着,就變成了粗話。
有一天,蘇軾拿他的好朋友佛印和尚開玩笑:「古人在詩中常常將鳥和僧聯用,譬如『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就是。」
「不要說古人,」佛印不慌不忙,回敬他:「我現在不就是和你『聯』在一起嗎?」
朋友拿話互噎,廣東人稱之為「窒」。窒,跟揶揄,嘲笑,譏諷,醜詆,中傷……不同,是帶點戲謔,但沒有施虐,當中沒隱藏什麼惡意。施窒雙方,因應背景和程度,內容高低有別,蘇軾和佛印的互窒,不妨稱為「雅窒」,文質彬彬,頗堪咀嚼。
窒,要有對手,要旗鼓相當,一句戲言,才能成為「雅窒」,「美窒」,或者「絕窒」;對方質木,沒有水平,甚至沒有一點幽默感,你窒他,等於扔過去一塊千足金,他接不住,「哎唷」一聲慘叫,竟然頭破血流,鳥罵過後,大家翻臉,割席,那就太沒意思。
好朋友相敘,暢然相窒,了無掛礙,是一種幸福。

經得起窒,或者說,「襟窒」,這種人一般會自嘲,豁達大度;謹慎,是好的,但拘泥,每句話都上心,都反複推敲,認為對方事先伏下一筆,來日必施重襲,那就未免小心眼;怕窒,拒窒的人,活得累,跟這類人相交,也累。
「送你一塊強勁烏蠅拍,賀你早日執笠!」小黑明來挑釁。黑面以對?用大鐵鎚敲死他?事事計較,朋友就做不成。順勢回一句:「哪有烏蠅送人烏蠅拍的?」即時噎死他,大家哈哈一笑,繼續苦幹。
我最愛窒人,當然,有幸能受我一窒的,大半是多年知交,早摸清對方脾性。「只有你窒人,從來沒看到有人窒你。你有沒有想過,你根本是個野蠻人?」小黑明不懂事,又來囉嗦。
「我一直以為大家理虧,放棄回窒。」今後,唯有繼續以德服人,朋友來窒,開恩不殺。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