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3月05日

蘋果樹下:大年初一的微醉 - 舒罕

大年初一,照例是平靜冷清的。只時有時無的鞭炮聲劃破寥闊的空間。夜裏十一點,接到舊日學生某君的電話,邀約去喝一杯。面對着似乎已有幾分醉意的聲音,不忍拒絕,推門出去。順着公路閒逛,闃不見人,偶爾一輛車疾馳而過,飛奔向它期待的所在。其餘的,都是冷清的淡然。尋到一家還在營業的燒烤店,店內店外坐了不少人。煙氣彌漫之間洋溢着人間微溫。揀一張空桌坐下來,幾瓶啤酒,一碟鹽水煮花生米,外帶一盤雜樣的燒烤。他忙裏忙外地張羅,我則頗有老氣地靜坐一旁,忽然發覺,這樣的情景幾年前我寫過,那時正躺在麗江往騰沖的夜車上:
「路過一處處陌生簡單的村鎮,有的只有一條街道。亮着燈火。有一處還有草台班子在疏疏落落的人群上聲嘶力竭的推銷着產品。此外就是一些燒烤攤子,大排檔。或明或暗的點着大大小小的燈火。圍坐數量不一的人們。在微醺的煙氣裏各自陶醉着。
看着飛逝而過的諸多場景,我竟然生出了些許的羈旅天涯之感。開始暗暗設想此刻倘若是孤獨的一個人向着陌生的未來踽踽獨行,那又該是一番怎樣的況味。前路茫茫。一切皆是未知。沒有笑語嫣然的等待,沒有衣錦還鄉的得志。漂泊既是一種自由的奔走,而同時又何嘗不是一次次的游離與失落。一簫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龔定庵不羈的靈魂裏不也是含蘊太多的無奈。」
今晚當然沒有如斯寂寞,只有故人重逢的喜悅。算一算,訂交已是第十個年頭,雖說近幾年彼此見面不多,然而卻沒有多少陌生感。那是契闊談宴,心念舊恩的默契,是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的熟悉,是相見亦無事,不來常思君的淡然。推杯換盞之際,聽他講說幾年間的起伏奔忙,從惘然無措到平靜處之,人的成熟正是如此:不必經歷驚心動魄,就在那些瑣碎的讀書求職戀愛中,略作思忖,略作回望,一切也就豁然。看着眼前英姿勃發,偶爾裝扮老練的年輕人,再想想過去的十年光陰,似乎改變了不少,似乎又什麼都沒變。
素來不喜啤酒裏的酸腐味,他卻說慢慢品能喝出麥香。一杯杯清冽微冷的灌下肚子,漸漸覺出李太白《俠客行》的好來: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常常被人笑話喜讀舊體詩詞,卻不懂喝酒,未免見解不深。今晚倒是有久別的微醺的愉快了。
一番碎談後,已是凌晨兩點。周圍的客人散去不少,我們也該走了。他仿佛是怕我已然老朽,執意護送,我只得仿照清少納言寫《枕草子》的腔調,感歎一句:這真是無奈何的事呵。此時連車也絕跡,只路燈挺拔,有萬夫不當之勇。眾聲沉寂,只聽得我二人足音不息。此時此境,唯誦東坡詩可以解慚愧:雨洗東坡月色清,市人行盡野人行。莫嫌犖確坡頭路,自愛鏗然曳杖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