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3月13日

十年太晚

香港的亂象,其實每天都是一部十年,看來十年也不用真的是十年,索性叫今天好了。
流氓惡棍在天天強搶民產,討好上方的大白象建設,千億千億的港產潑出去不皺一下眉,香港人要的急症室和退保,錙銖必較,不該死的去自殺,該死的繼續安坐廟堂,生老病死無一不是困局,香港人可以怎樣?
財委會通過撥款表決的這一場,比十年還十年,這樣表決能夠成立,以後還需要有議會嗎?曾鈺成之所以還受到尊重,是他即使萬般不情願都好,也得恪守個議事規則,剪布也有剪布的規矩。陳鑑林帶頭暴力撕毀議事規則,其粗暴野蠻,何異於向立法會掟磚,置立法會於死地?據此已該判處他暴亂罪的。
新東補選守住那一席,楊岳橋連按規定提問的權也被奪,那一場選戰中手拿六萬六票的本土呢?最需要他們的時候,立法會外隻影全無,那六萬六票算是明珠暗投了。
高鐵增撥這個表決要真的成立,立法會也不再是立法會,乾脆叫違法會算了,愛通過甚麼通過甚麼,要拿多少錢拿多少錢,誰還要出來再選,無論舉着甚麼旗號,極右好極左好,都是侏儒摔角,玩笑一場。
把和理非非趕絕到盡頭,在背後大力推人到街上去勇武的到底是誰?本土派只是馬前卒,真正的推手是建制派,這個道理現在還不清楚嗎?還要說社會撕裂與施政無關嗎?香港人大抵都心裏明白,亦因着此普遍對初一衝突是理解多於指責,偏偏坐在上面的那幫人,他們不想看見的統統都看不見,他們說有問題的統統都是問題,市民犯法是暴徒,他們犯的法加官晉爵。
火要燒起來的元素現在都具備了,也在零零星星的燒,奈何救火隊竟是縱火人,現在只等它狠狠的大燒一場了。
結局是這樣嗎?幾乎都想像好了,一批批剛過六十五歲的長者坐上開往珠海的大巴,又或是比和諧號快半小時的高鐵上,他們的資產早耗光了,政府僅夠開支為他們在內地提供最基本的養老設施,他們在車站回頭望香港一眼,它馬上要徹底換血完成,自己是最後的幾滴了。
九七前,一個千五億的玫瑰園機場計劃,魯平主任還會聲色俱厲,罵英國人花光香港儲備,他今日如在生,定必覺得自己當年的戲做得還真不錯,香港是自家煮熟的鴨子,要吃光它掏空它,幾時到你們英國人呢?更不會輪得到那幫被趕上絕路的遺民了。

作者:陳寶珣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