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09日

命終前說命

圖片提供:讀者Will-Cho

我信奉一種頗為沈悶的宇宙觀,即所謂的「命定論」──世上的事物按次序顯現出來,這些事物的次序我們稱之為命運。這有點像一隻雷射光碟一樣,所有事物都已經決定了,我們手執一隻雷射光碟,一段時間的事件以物件的形式同時呈現出來。我們手執一隻雷射光碟,就像上帝手執我們的世界一樣。
這種想法固然沈悶,就有如上帝的生活一樣沈悶。奇就奇在世界最終都要顯現,而非不顯現。我們身為觀眾,卻沒有事先得到通知戲就開場了,而且我們都被迫看到終場。天下有哪種事比這種事情更令人覺得鬱悶呢?
有聰明的觀眾逐漸意識到所有發生的事都可以歸納出一些模式,我們掌握了這些模式,就可以預知將要發生的事,這就更進一步強化了「命定論」:命理知識令我們更相信命運,事物就依照這些模式順序呈現。人類在隨機的資料之中看出有意義的模式,這種傾向叫apophenia。至於世界背後是不是真有這些模式,甚至世界背後有沒有任何模式,這些都是不能檢驗的。
講個實例,例如我今年的紫微斗數三方見「廉貞化忌」,主「膿血之災」,果然大難臨頭,確診喉癌之後除了要做全喉切除手術之外,更要在頸開一個造口透氣。造口很多痰,而且在電療之後就一直爛,不斷流血,痰和血就應了「膿血之災」。非但此也,流年對宮「七殺朝斗」,動刀做手術難免,主醫生來劏我;「紫微」坐命,果然做皇帝一樣,睡在醫院由眾人服侍。另外流年命宮有「解神」,「解神」又名「小天梁」,為「天醫貴人」,主「化凶為吉,逢災有救,可解凶厄」,算是醫藥之驗。流年命宮亦有「亡神」,「亡神」即西方的the Death。十二年中總會遇此星四次,這次會不會死呢?我不知道,或者手術時全身麻醉昏死過去已經應了也未定。不過「膿血之災」只限今年,我想造口未必就會止血,而且永遠有痰,所以明年「膿血之災」過氣之後,可能我已經是一個死人。我的右手痛了幾個月,不知是不是已經擴散了呢?人總要死的,中年隕命未嘗不是好事,尤其像我現在這種情況;蕭邦不是也只得三十九歲嗎?只怕我原命盤「天梁」坐命,凡事逢凶化吉,多享高壽;加之「擎羊」同宮,難免終成傷殘──傷殘而高壽,那就真是「比死更難受」了。
不過今年死又好,不死又好,一切都會繼續順着原來的次序陸續顯現。由於只能眼白白看着一切無可挽回地發生,信奉「命定論」者最終都會培養出一種對人生的冷漠,情緒變得異常平和,平和到有點過份,有點僭越上帝的意味。我雖然全無修養,不過自出事之後都沒有過激動的情緒,一切都幾乎像別人的事一樣,只覺得這個身體已經「玩爛咗」,希望早日擺脫,另換一個。

作者:李文機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