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03日

創作人物:自彈自唱 王迪詩(撰文:鄭天儀) - 鄭天儀

七年之「癢」,再訪寸嘴作家王迪詩,天一樣的下雨,她一臉歲月洗滌過的自若更自若,霸氣說要開演唱會,自彈自唱。
「吓?」我面露黑人問號。「我就是喜歡這種反應。」王迪詩笑着回話:「開演唱會好癲,成件事都好癲。有人揶揄我不是唱開歌的,哪個女人又是生開仔呢?難道她沒生仔經驗就不能懷小孩嗎?但試新嘢必定要有種、很大膽的去做,所以索性叫『我敢』演唱會。」Guts急急如律令,豪氣瀉地。

沒有比活得快樂更重要

歲月如歌,就如王小姐最愛Rachmaninov一系列的前奏曲,豈堪蹉跎?難得找來飄洋過海的一台古董鋼琴用作專訪拍照,琴音雖因年華久遠並不對調,但有故事的琴配有故事的人,氣質相符得毫無餘地。她幼長的指頭在琴鍵上滑過,猶如她探索生命可能性的步履,不徐不疾。
憑歌寄意之外,演唱會予她也是一則身體力行的宣言,勉勵世人移除標籤、跳出框框。「我們人生已錯過很多,往往是因為害怕,推說遲些再做。這個世界,沒有『遲啲』和『早知』, Don't let other people define you, define yourself by what you love(別被人界定你,以你所愛的自我界定),我不想有任何遺憾。如果驚,直至你死的那天,甚麼都不要做!」王迪詩挑機說。
人人講「贏在起跑線」,但不是每個人都識投胎,10歲可以玩數錢、收10萬生日利是。王迪詩直斥,香港的教育一直不主張教大家「選擇」,開拓第二條路,社會恒常想法是人生只有一條路:考試、爭取高分、入名校、進大公司、努力賺錢、買樓、結婚生仔,完。
「如果我不買樓、結婚、生仔,我是否不正常?這是很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對我而言,沒有比活得快樂更重要,如果我買樓結婚生小孩讀名校賺到錢做齊,但不開心,有甚麼意思?做人何解要苦了自己?不要站在今天去判斷你的一生,你不走主流路線其實還有第二、第三、第N條路可以走,不要拒絕去改變。」
嘔心瀝血練歌練琴,卻只在藝術中心壽臣劇院做兩場演唱會,就算full house也沒錢賺,何解攞苦來辛?王迪詩說要親自示範走出安全圈,海闊天空,並以往事說初衷。
10年前她剛轉型全職作家,窮到沒錢交租而要兼職教夜校,上學時要走過花街柳巷被人當流鶯問價,學生有小巴司機、搬運工人、鳳姐,大部份26個英文字母也念不出。「他們卻是我見過最用功、最尊師重道的學生。我問小巴叔叔點解要學英文?他聳聳肩答:『冇乜點解。由唔識到識,感覺好正。』」率性的王迪詩說,她作新嘗試,就是要體會這種「好正的感覺」。

成熟是明白分手的風度

兒時籠罩孤獨,少女Daisy不時幻想自己是金庸小說裏面的女俠,在高嶺上孤芳自賞,恨別離殤。竟然,是英國搖滾樂隊Radio Head的某首歌(她說要賣關子),讓她感到自己不是孤單的唯一,這次她會改編並演繹成王式鋼琴版。
一首歌居然可以把孤獨形容得如此細膩?青澀回憶湧上心頭。「讀大學時我天天在宿舍聽這歌,音符像冷眼旁觀世情,頹而不廢。
當時我的男友很喜歡Radio Head,我也深愛這男友。」王迪詩當時愛得要生要死,到了幻想跟他結婚生仔、甚至想好孩子名字的層次。大學二年級暑假她到中環做暑期工,「中環氣氛,商業世界的sophistication,令我突然長大了,暑假過後見到男友覺得他很幼稚、不明白我。」任性的王迪詩狠撇男友,曾經以為無堅不摧的愛情,原來可以比威化餅脆弱。
「忠於自己」與「只顧自己」只是一線之差。多年後Daisy後悔了,不是「還是覺得你最好」,而是對自己的莽行無法釋懷。「無法解釋當時我的幼稚,狠狠傷害了對方,後來我寫了封道歉信給他,縱然他已結婚、生孩子有了幸福家庭,我還是欠他一句對不起。成熟是明白分手的風度,懂得為彼此的傷減到最低,分手就分手,不用插人幾十刀。」
她將演繹的十多首歌,都曾經如雷灌頂,對她生命造成很大影響,是一次用音樂呈現價值觀的分享會。包括她曾試過彈唱,令在場不知喊濕多少包紙巾的失戀飲歌《Someone You Used to Know》,還有家駒所唱、有淚有罪有付出的《情人》。
「支持廣東歌是必然的。咁多年來,我覺得家駒的《情人》是天人合一最佳演繹,他對於原則信念的堅持和才華,令他成為香港精神的代表,很多年之後他仍然受愛戴。」

青春瘋狂,不負夢想……

Daisy之前也試過為歌手雷深如(J.Arie)填詞,把自己的書《我就是主角》填成同名勵志歌曲。我期待的,是王迪詩第一次作曲、填詞的歌,名叫《長大了才明白的二三事》。
「那是我打了九份工、拍過N次拖、交過許多朋友,看錯過一些人也慶幸認識一些人,到這刻我對生命的體會,裏面包含愛情、工作或者世界觀,講當下的我怎樣看人生。希望大家除了享受音樂外,還可以帶走一些東西:可以是重新開始的勇氣、放下而不放棄的想法。」
自命為菁英波希米亞人(Bourgeois Bohemian)的王迪詩原名楊潔深,自小受外國思想薰陶的土炮香港人,中大新聞系畢業當過記者也投身過商企。後來以偽律師身份在《信報》寫專欄《蘭開夏道》成名,敢於打破常規直斥世道荒唐就是她,迄今已出版逾三十本著作,也不斷嘗試舞台演出、talk show等,更算是第一代KOL,如今更舉行自彈自唱演唱會《我敢》,像一頭跨界的火麒麟。
「其實,我也不是每個範疇都成功的,計起來甚至失敗多於成功,只是我很少用擴音器宣揚自己很慘,又失敗輸了,我不是太擔心結果的人。」

我沒有粉絲 只有讀者

出道多年,有人把「王迪詩」推崇為一種港女價值,甚至宗教信仰;但同時也有人覺得她扮嘢、懶靚。
「靚是一種態度,與年齡一點關係都沒有。幾千元打支針或者去韓國整容就是靚?當靚可以用錢來買,其實還有甚麼值得稀罕?我們到底是追求黃金比例的一種美,還是內心的修養、幽默感、善良這些永恒的美?」王迪詩笑言,打開一個女人的衣櫃,就像偵查她的「黑盒」,可以追尋她人生的不斷演變。「說到底,你要抓到自己的重心,然後不斷突破。」
這些年,她浪蕩文壇、遊走網絡江湖,賺到的金錢以外,最大筆財產就是人情。「我慶幸自己沒有粉絲,只有讀者。」王迪詩解釋:「粉絲是無論我做甚麼都會支持,我很榮幸我擁有的是讀者,他們會用腦判斷你做的是否值得支持。」有人會燉果皮檸檬給她養聲,有人會默默寫信、私訊支持她,更讓她親身驗證了已故影星狄娜的金句:「無論世界有多壞多黑,我也不會改變自己的善良。」
「何解我不能成為人渣,做人渣很爽,因為我不想成為一個自己看不起的人,所以不會同流合污。」不斷轉新的跑道,王迪詩仍一臉興奮:「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舞台,你是一個教師、運動員、記者或者母親都有自己的舞台,每個人都可以在其舞台發光發熱,關鍵是你有沒有專業精神。」
記得七年前,特首選舉正在如火如荼,我專訪王迪詩時戲問她若流落孤島,揀跟唐英年或梁振英共度餘生?當時她狂笑一分鐘後選了梁振英,原因是:「起碼佢個人醒啲,會策劃一起做隻木筏逃走,我怕二世祖唐唐嘆無紅酒飲、仲要我洗衫煮飯服侍佢,佢個人咁蠢,同佢流落荒島無着數。By the way,其實可唔可以揀死?」
這七年香港甚麼光景我們有目共睹,我再問王迪詩有無後悔?重選會選誰?
「邊有得後悔㗎?這是根據當時的資訊而產生的想法,也只能從中二選一。投票從來都是choose the less worse。關於梁振英當選特首之後的表現,我在專欄和talk show曾多次評論,大概意思是:奸人好少蠢,看到梁振英之後,才知原來有人會兩者兼得。但誰又會知唐英年的心地不會更壞呢?」她反問我,這兩位仁兄還有沒有人關心?
這次,王小姐沒有揀死,哈哈哈。
鳴謝:Parc古道具公園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