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1月03日

王教授談金庸 - 馮睎乾

20,790
《神鵰俠侶》截圖

王偉雄兄邀我為《沉思武俠立斜陽:感悟金庸小說》寫序時,馬上想起年前一個舊約。當晚夜涼如水,我們坐在深水埗大牌檔吃飯,大杯酒,大塊肉,意氣干雲,忽然座中有個好事之徒,提議王兄和我各寫一部武俠小說。我倆都熱愛武俠,儘管沒擊掌為誓,但也滿口稱善,還相約一年為期,鬥快完成。當時信誓旦旦,今天期限已過,證明是信口開河──我不知道他進度怎樣,但我一直俗務叢脞,至今隻字未寫,慚愧萬分。除非當時王兄醉了,否則他定必也記得這個約定。然而大家都不再提起,好比武俠世界有兩人擇好日子決鬥,到期則雙雙爽約,甚至連當晚的見證者都不當一回事。是因為「寫武俠小說」這念頭太不切實際,所以才不值一提?抑或人生就是這樣,很多事都春夢無痕?

數十年前,本身也是「金迷」的宋淇先生在〈且看金庸的絕招〉說:「由六十年代初期開始,高級知識分子和一般讀者漸漸迷上了金庸的武俠小說。已故留美教授夏濟安和陳世驤等莫不以熟讀金庸的作品為榮。」連著名學者也「以熟讀金庸的作品為榮」,則金庸武俠小說的地位,可想而知。但學者從什麼角度欣賞金庸呢?大眾恐怕難以想像。王兄是美國的大學教授,專業為分析哲學,書名有「沉思」二字,可見並非浮光掠影的印象式點評。哲學教授讀金庸,果然與眾不同。例如首篇〈缺陷〉,王兄借楊過和小龍女,仔細區分「完美」和「整全」兩個概念的分別;〈知足與知止〉則以張無忌練功來闡釋《老子》的「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我在專欄寫郭靖,曾說他是武學奇才,王兄更進一步,補充指郭靖是「偏才式的武學奇才」。這樣條分縷析、概念明確地談武俠小說,實屬罕見,也符合王兄的哲學教授身分。

這種寫法,有時甚至產生意想不到的喜劇效果。〈庸手〉說高手可分幾類,例如「絕世高手」、「頂尖高手」、「一流高手」等,但庸手就是庸手,決不會有「絕世庸手」、「頂尖庸手」、「一流庸手」之別。「絕世庸手」等幾個詞別開生面,一聽令人噴飯。然而我們也不妨深思:「絕世庸手」看似荒謬絕倫,但用來指稱某些懂得裝模作樣,偽裝絕世高手的庸人,似乎亦無不可。〈武棍〉主要談裘千丈,但我反而想起鳩摩智,他利用小無相功,裝出精通少林七十二絕技的模樣,不也是「絕世武棍」嗎?鳩摩智這「武棍」,也許比裘千丈更耐人尋味。

王兄此書,論金庸,抒哲思,更寫出自己。是什麼人,就留意到什麼。多篇文章都有意無意呈現了作者自身,例如〈心魔〉提及的那股內在的非理性力量,我不時就看見在王兄身上爆發,令旁人震驚。但即使如此,那又有什麼相干呢?人生在世,白駒過隙,能快意恩仇,有何不好?「俠」這個字,一般只解為打抱不平,但《韓非子.八說》云「人臣肆意陳欲曰俠」,任意所之,率性而行,似更接近「俠」的古義。王兄的俠氣,亦可作如是觀。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