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7日

【WriteHouse裏的人】跌倒都要起身再砌過 - 冼麗婷

【WriteHouse裏的人】
自小有兩件事非常害怕,第一是怕死。五歲已對死亡好恐懼。第二,是鄰居大姐姐有一陣子成日同我講「香港前途問題」,她大概的說話是,如果中國共產黨收返香港就慘。那時候,我應該還未讀高小。對一個小學生來說,面對前世今生的大問題,表面上只有一個方法,就係唔好理咁多。天天出外跟同學仔踏單車、打排球,小學最後兩年,每日下午到籃球場開波,沒有從心所願變高,只有變黑。但是,我好清楚,我是真喜歡打籃球的感覺。

做真正喜歡、相信的事情,是不是成長中的人格培育?雖然很多事情都事與願違,控制不了,但我想,先對自己誠實,才能應對生命的確定及不確定。例如,到了高中教二戰歷史,預科講中國近代史、國共內戰,像看一齣不滿意結局的戲,心裏一直好想知道,為何美國沒有支持國民黨到底?

命運別人掌握 結局難過問

到了今天,用女人的天真,等於肥彭話但願當年能在香港更早推行民主,我請教余英時教授怎看,他答得好快,大概是:「這說話,放在當時候,他想都想不出啊。」如果你要把命運放在別人手裏,一切結局,就很難過問了。歷史留下的結局,不一定是你喜歡的,不過,按你想像的結果放入歷史,情況又會不會更糟糕?這是我們在世謙卑的原因。

佔中前一年,偶然跟人訪問吃飯傾偈,非新聞界類別的人,總愛問,你覺得佔中會點?其實,他們想,佔中不會有用,事情會像遊行一般,即是大如2003年五十萬人遊行,都不過是遊行。問我佔中會點?知我者,等於知道我下廚功夫有多少斤両,我識個麵包咩。可是,我每次都好認真地用直覺回答:千萬不要小看佔中,佔中一旦展開,很多事情,回不了頭。因為,它有考量已久的巨大哲學式香港價值在背後,不可撼動。

用女人的天真,唔使問米都知道,香港一定有人撐下去。上周六立法會就修訂《逃犯條例》的雙胞會議混亂場面,見毛孟靜跌倒,有人扶起她,拿好椅子讓她坐下來,氣都好似未唞順,立即就被扑咪,而毛小姐一邊喘氣,也能一邊回答:「冇,推到我啫。」

為了香港,跌倒都要起身再砌過。電視畫面裏的會議室,末世一樣的景象,你是甚麼人,就有甚麼樣。公平地說,雙方算克制。謝偉俊雙手反鎖式從後箍着瘦蜢蜢的朱凱廸雙手,他下半身已跌在凳底,憤怒掙扎叫大狀放手,對方也立即舉手放人。朱凱廸與陳志全爬高想攀越人海,無非想阻止石禮謙推展惡法選主席程序,那種形體,那種臉容,范國威在畫面墮下消失實在驚嚇,一臉通紅的石禮謙舉步維艱卻突然回頭走向胡志偉,聽他哭訴似的,看得人欲哭無淚,是誰把香港推向危險邊緣?這一切,如果林懷民看到,足以編出大型意念舞劇,張力在於生死存亡,匹夫有責。

誰沒良知 誰是真正千古罪人

早前看到分析說是林鄭主動提修訂《逃犯條例》以對中央表示有承擔,鋪敍得令人不敢相信。四處問讀書人和老朋友怎看怎分析,其中有人提出的感受和理據,一語中的。

「Conspiracy theory is hard to refute because you can never prove nor disprove it. But I must say of all the decisions she made (if she really made this one rather than being forced), I am most frustrated with this one, in particular when she and 李家超 kept emphasizing they were acting on 良知 !
Of all people, how can they not know that HK had never done that because Mainland doesn't have independent and open justice! The fact that this City hadn 't suffered any unfair criticisms by not setting up the system with most countries simply reflects our own high standard of rule of law, and not because we are 冇良知!Now they are going to drag HK and our people down the drain: 真正的『千古罪人』。」

民意無處不在,而且很清醒。當陳維安公開說話後,也有巿民忍不住傳訊息問劉慧卿:「對於近日在立法會建制派和所謂秘書處的無理橫蠻,我哋小市民實在氣憤,為了公義,我們能為香港做些甚麼呢……?」Emily回答:「我們都十分氣憤,但不會放棄,要用力爭取。有人要移民,冇問題,可以走的便走,這是香港人的自衞法。但在港的人就要盡力,遊行、示威、表達意見,永不放棄!香港差,但有很多民主國家的人民,都不能享有香港人現時的人身安全和自由,亦沒有香港的法治!我們不是最差,要盡力捍衞我們自由的生活方式。」

那位巿民最後回應卿姐:「的確,活在香港已比起很多地方都幸福了,作為香港一分子,我都會努力。」圍爐取暖有時是而要的。香港人看重的,是價值,是良知。

自由意志 看清就不再恐懼

家外淺灣,清晨,如鏡平湖,夜裏,可以想像最恐怖的。有人嚇鬼我,說一個人黑夜看海,可能會見到白衣飄過,有人又說,可能是耶穌在水上行走呢。係神係鬼,都是自己諗。想想彼得學耶穌在海上行走,為何突然又會跌落水?我不是拉比(rabbi),不懂講道,但我有意見,情節不管是真是假,最重要是信心和勇氣。

大限,半生普渡過了,自由意志,看清了,就不會再恐懼。

作家:冼麗婷
fb:sinlaiting.jophy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