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31日

【WriteHouse裏的人】將又是不安的六月 - 冼麗婷

【WriteHouse裏的人】
盛世傾城,香港一直迎難而上,再遇修訂《逃犯條例》,誰能道出我們的不安?

劉細良在一個論壇上說,西方評論愛用一個比喻:「宴會廳上觥籌交錯,香港所有商界名流開五萬元一支Lafite,人人吃米芝蓮星級菜式。在水晶大吊燈上有一條巨蟒,已把舌頭伸下來,發出竊、竊聲響。」危城故事,總有些人看到頭頂巨蟒,也總有些人看不到。

「這是今天香港處境,那條巨蟒幾時咬你,是不知道的,有好多人甚至扮看不到,以為只要耷低頭吃飯,蛇便不會咬我。」看到巨蟒已經很不安; 更不安是,看到有人看不到巨蟒; 更更不安是,看到那些看到巨蟒的人扮看不見。

精采論壇 獨缺湯家驊

星期日那天,坐快靚正的過海巴到灣仔旁聽由「學術自由學者聯盟」主辦的論壇「引渡條例與一國兩制 」。在論壇原始平台學習,好過看群組虛擬式發炮,重歸基本,理性振奮得多。融會資訊評論,繪形繪聲,這是劉細良的強項。原本令人期待的論壇,講者包括余若薇、馮玉蘭(港加聯會長)及劉細良,還有主持成名教授,原答應出席的湯家驊,一星期前通知未能出席。余若薇發言第一句便問:「今天誰人為了湯家驊而來的請舉手?」於是,我看到滿場的手,包括劉細良的。

「去年這個節候,他(湯家驊)與張曉明賞櫻花。這一次他不來,一定是有很重要的原因。」劉細良說,滿場人笑。所謂精采的論壇,就是台上每一個說法,及台下每一個提問,都想聽、想知。這一種精采,不是剝花生,而是希望有人把事情說清楚、聽清楚。如余若薇所說,時間無多,要抓緊時間,了解後再廣傳。

這些日子,好想知道,有甚麼秘笈,簡列幾招,一講就可將修例重點及影響精髓講清講楚。最終當然明白是很不容易的,相對於巨蟒伸舌,台下人心,成為香港現在式縮影,一定很多人,也苦苦思索過修例的荒謬與反攻方法。

首先,台下的吳靄儀關注《美國-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想知為何貿易戰之時提此修訂《逃犯條例》?她指西方各國關注自己國民在香港的處境,若通過,在港的美國、加拿大公民及他們的資產,將會成為人質,如何處理這問題?跟着查錫我(曾任職廉政公署)批評,說沒有犯法又何需害怕修例的講法,是極荒謬及反智的論述。而且,他認為以特首及法庭可把關是荒謬的,「第一,特首冇得把關,中央要她如何做,她有何say no的基礎?」說到法庭,「法庭根本冇得盤問,法庭只靠公安提出資料,就要畀佢上大陸?我們要駁斥,讓香港人知道特首及法庭不能把關。」

法官無從把關 變相大陸執法

余若薇就此有重量級人物的答案,就是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前副庭長Anthony Rogers講過,法官可以把關之說一定是誤導。她語重心長說,打官司是很消耗的,修例讓大陸有權在港提出執法,猶如置一把刀在頭上,「佢(大陸)告了你,慢慢同你打官司,你條命都冇咗一半啦,我作為法律界人士都會不安。」劉細良警告,吳秋北曾提過把新通過的國家安全法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生效,換句話說,有些罪,原本香港沒有的,之後可能會有,若修例立下引渡基礎, 他相信港人港審將不會存在。

台下有一男子問,如果政府霸王硬上弓,六月通過修訂《逃犯條例》,我們還可以如何抗爭呢?有位仁兄則說,公務員圈子裏,危急存亡,好多人依然只顧睇韓劇,炒股票,對修例的反應是十足花生黨:「我們是良好巿民,不會成日返大陸,怕甚麼?」相反,有不止一人問得入肉,問歐美世界可以如何制裁違反人權民主的個別官員,包括禁止他們入境,凍結他們在該國境內資產,矛頭針對林鄭及李家超,「等佢出手都會手軟啲。」

每年六四所做的 讓世界尊重

在制裁上,劉細良說有兩層次,首先,香港人會不會主動提出要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國會通過,內容包括制裁那些損害香港人權及民主的官員,禁止出入境及凍結資產,這方法已曾對付相關大陸及俄羅斯官員。第二是不是要把經濟與政治掛鈎?那將涉《美國-香港政策法》。港加聯會長馮玉蘭說,加拿大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傾了一年,去年提出,但因中期選舉擱置,最近又因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再次提出。

修訂《逃犯條例》之所以放諸國際層面,是因為它根本影響國際社會在香港的利益。如劉細良說,一國兩制,不只是面向中國,也是面向世界,若修例摧毀此制度,各國核心利益也將不受保護。談制裁,球在西方,但香港人想不想西方制裁香港,那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從過去看香港未來出路,劉細良估計自己2047年應該上了天堂,「我們撐了二十二年,新加坡朋友說,如果是新加坡,五年便可能玩完。」今年六四三十周年,他認為德國歐盟出聲,不只是因為國家利益受損,也不純是法律問題,「西方世界對香港人另眼相看,不是因為特區政府做了甚麼,是因為香港人每年六月四日在維園所做的,是幫緊我們自己,讓世界看到,香港人沒有compromised,不願接受這樣,這是我們香港人在外,別人看得起我們,有危難時,願意幫助我們的原因,所以不要低估我們的力量。」

我們行出來 才有希望

看安裕長文,民之所欲,長在我心,人民決定了多少英雄的命運?重看歐家麟寫《On Tyranny》,裏面對二十個歷史教訓的總結,正是處變良方。余若薇說她也愛聽劉細良主持的網台「城寨」評論,並特別提到他一個看法:「上街不是因為政府聽不聽到,你是要讓全世界看到,最少讓自己看到,給將來的自己交代。」

將又是不安的六月。

論壇尾聲,劉細良說:「不是看到有希望才行出來,是剛剛相反。」剛剛相反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行出來,才有希望。

作家:冼麗婷
fb:sinlaiting.jophy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