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07日

【WriteHouse裏的人】糭有你支持 - 冼麗婷

六月四日,超過18萬人照亮維園;六月九日,再來選擇光明。

【WriteHouse裏的人】
朋友告訴我「小拔」的故事。小拔平日除了煮飯打掃家居、照顧「老佛爺」之外,這幾年愛上看政治新聞,不斷煲《城巿論壇》,看網台時事節目,有讚有彈。最近立法會修訂《逃犯條例》,那場周六晨早會議的世紀混亂,看得小拔驚嘆政治點解可以咁精采。

一個人有追求的時候,遇到不懂的,就會本能地虛心發問,例如,小拔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說修訂《逃犯條例》猶如與虎謀皮,於是向人請教。

端午節之後 遊行小點子

「其實,甚麼叫與虎謀皮?」

「即是『找死』。」有人嘗試用最簡單的兩個字解釋。

每星期天都預備精采晚餐給家人享用的人,其實,也很懂得香港。「星期日(六月九日)你們都去遊行了吧!不回來晚飯的了,也不用煲湯了。」數一下日子,遊行前兩天是端午節,小拔主動為遊行想出點子來。

「拿一隻糭子去吧,就叫糭有你支持。」似不似《蘋果日報》的punchline?

「這是你在哪裏看到的說話?」

「沒有,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希望別人拿自己的糭子去遊行,是希望對世情有點影響,有參與的心態。

據說,小拔之所以叫小拔,是因為以前說stupid這個英文字說不好,漏了一個音,變成小拔。可是,沒有一個人會是個天生的「小拔」。如果,英國殖民地政府早點推行更好的免費教育,小拔不笨。三十年來,小拔從來沒有去遊行。小拔既非師奶類別,也不是紮鐵大佬,一個在各界反修訂《逃犯條例》中沒有組別的人,心底很接受身邊的人去抗爭。從小拔的眼睛看,遊行抗爭是香港人正常的生活部份,即使自己沒有去,內心潛意識,都給與了這些行動一個空間,一個肯定。等於留一張椅子給劉曉波,是尊重,是有所期待。

進一步解說,提前預告的「糭有你支持」,是小拔從廚房裏對社會發出的呼聲。

選擇說謊 或選擇良心

由不明白何謂與虎謀皮,到明白修訂《 逃犯條例》與「找死」的關係,只是小拔尋求真理過程的一鱗半爪。一個人的蛻變,漫長得很,難以估量是,有人進步,有人變差。相對於小拔,老朋友看見為修例辯護、振振有詞的說謊人,難過地想,活在權力與謊言中的那種心理狀態到底是怎樣的?說謊的人,是因為權位引力,把謊言內化,再在自製的漫天謊言裏,要草案盡速通過才對得起死者、對得起國家?

人生中的選擇,有時很容易,有時很難,看你處於甚麼階段,處於甚麼狀態,以及願意做一個怎樣的人。看《劉曉波-抵抗北京的人》紀錄片,89年六四凌晨,曾在天安門人民英雄紀念碑前憤然砸毀半自動步槍的劉曉波,在2008年被捕消失前幾個星期,留下他對自由的最後說話,之後,坐牢至死。劉曉波在紀錄片中說,在中國生活總要付出代價。他所做的要付高風險代價,即若他不付這種代價,也要付其他方面的代價,包括說謊,跟着主流意識去走,為謀好工作、好生活,不能再關心六四死難者,不能再發批評政府的話,不能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在物質生活與高風險代價之間,他的選擇是:「我也不願做一個說謊的人,對不住自己良心的人。」

維多利亞公園公眾席電燈熄滅一刻,悼念六四的燭光,在黑暗中,始終溫柔的照亮着每一個人。

回憶無罪,良心,令人有信念。人性,在漫長時空裏,要學習,要給與寬容。六四於香港,已經是一本書,一年如一頁,每頁都明亮如初,燭光照亮香港其中三十年歷史,讓世界感動。死心不息,不在於重複的沉痛,而是堅持。六四、7.1、傘運,六四是香港人學習成長的起點,但願能一頁一頁寫下去。

惡法斷送自由 與民為敵

三十年前,李蘭菊(六四倖存者)還是樹仁新聞系學生的時候,受邀到我與同學合租的房間,為我的電台新聞功課受訪。她反對雙查方案,並參與發起火燒《明報》行動,後來她到北京支援學運,在那時日,是很容易理解的。從追求民主到遇上六四,六四過後,香港又走一趟追求民主路。很多價值,都在新聞業界慢慢孕育。今年這一夜,但見舊時人面,香港不老。六四心經,百年只看香港是商港的人,一定讀不懂。

修訂《逃犯條例》惡法斷送香港人自由與安全,注定與民為敵。六月九日星期天,拒絕黑暗,選擇光明,30plus遊行路上,總有你支持。

作家:冼麗婷
fb:sinlaiting.jophy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