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23日

上流寄生族:天國與地獄 - 石琪

《上流寄生族》劇照

奉俊昊導演的《上流寄生族》,上月成為首部贏得康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獎的韓國片,當然揚威國際。更「實際」的收穫,是得獎後在南韓本土公映旺場賣座。這情況跟去年得此大獎的是枝裕和影片《小偷家族》同樣,日本觀眾排隊捧場,票房鼎盛。

事實上,《上流寄生族》與《小偷家族》有顯著共通之處,都拍攝超貧困家庭,為了謀生而偷偷騙騙,本來只是「小兒科」,並非罪大惡極,但終於釀成嚴重案件。原來日本、南韓這麼現代化的國家,也有「悲慘世界」,這是很多崇日崇韓人士難以想像的。其實全世界都有「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情況,歐美也不例外,有偷有搶有露宿者。現在這部南韓片尤其針對貧富懸殊的社會嚴重分歧問題。

《上流寄生族》(Parasite)的原名是「寄生蟲」,韓文發音gi saeng chung。片中四口之家,住在大城市很低層的「半地牢」,狹窄骯髒發臭,中年爸爸(宋康昊飾演)媽媽(張惠珍)都失業,青年兒子(崔宇植)和女兒(朴素丹)都失學,其實他們不懶不蠢,但搵食艱難,要靠摺紙盒來賺些家用。

一個偶然機會,兒子冒充大學生,當上山頂區花園豪宅千金的補習教師。他成功獲得信任,於是介紹姊姊做小少爺的美術輔導,還古惑出術,使爸爸媽媽到來接任做司機、管家。於是全家有工開有錢賺,而隱瞞家屬身份。

他們為富家服務,做得事,其實是僱傭,不算「寄生蟲」。只不過他們利用富家主人(李善均)忙於資訊科技業務,漂亮太太(曹汝貞)又頭腦簡單,於是有些近似「鵲巢鳩佔」。最不擇手段,是他們設法導致原來的僱傭被開除,同是「下等人」,相煎何太急!

真正戲肉,是故事發展下去越來越奇情驚險,血腥奪命,非常慘情。反映了人性複雜,人心叵測。

最關鍵的衝突,在於社會上貧富差距太大,上流與下層簡直像天國與地獄之別。導演奉俊昊用具體映像,顯示上與下的強烈對比。除了富家窮家住所天差地別之外,最突出是豪雨之夜,一家四口從山頂豪宅逃出,從斜街窄巷一層一層向下走,回到水淹成災的貧民區家中,真的像從天上墮入深淵。

而且,富家豪宅有秘密地道和地下室,連主人也不知道。內有隱世神秘客,成為劇情由寫實諷刺變得凶險狂暴的重大轉捩點。而且在血案發生,家散人亡,豪宅易主後,這地下室仍有很戲劇性的下文。

奉俊昊拍過《韓流怪嚇》和國際卡士的《雪國列車》(香港中文片名:末日列車),這兩部科幻片都奇詭迫人,後者更強調狂暴的階級鬥爭。現在《上流寄生族》前頭近似《小偷家族》,後來就大有不同,瘋狂暴力,黑色超現實感很強。

現已民主開明繁盛的南韓,上下階級矛盾是否這麼嚴重呢?另一南韓名導演李滄東的近作《燒失樂園》,亦涉及階級矛盾,最後下層農家子狂殺上流濶少玩家,其實村上春樹原著很簡短,沒有那麼火爆。我不清楚韓國社會實況,總之看過好幾部拍到階級問題的韓片,包括早於1960年拍成的金綺泳名片《下女》及重拍新版。

《上流寄生族》的一家父母子女,都似乎注定是「下男」「下女」,無論怎樣扮,也擺脫不了身上的下層味,憤而失控起來,釀成大禍。此片情節或許誇大了,但貧富懸殊無疑是普世的問題,各地都存在。

近年得康城金棕櫚獎的影片,《小偷家族》固然拍窮家,之前幾部是瑞典片《方寸見人心》、英國片《我,不低頭》、法國片《流離者之歌》、土耳其片《冬日甦醒》,亦都涉及上流與下層、窮苦的工人和移民問題。加上今年這一部,看來這類題材最易在康城得獎。

說起來,《上流寄生族》很炮製黑色奇案。窮家四口有些自作自受,最無辜是富家,主人與太太都毫無過錯,只因有錢就遭殃了。

想起1963年黑澤明電影《天國與地獄》,貧窮憤怒青年綁架富商小兒,綁錯了司機之子,仍然勒索鉅款。同一年英國名片《僕人》,約瑟盧西導演,哈勞品特編劇,狄保加第演工於心計的男僕,控制了溫純的上流少爺,真的鵲巢鳩佔,下層對上流大作反。不過,世界各地描寫主僕關係的影片頗多,分別甚大,也有忠僕義主相處甚好──墨西哥導演阿方素夸倫的奧斯卡得獎新作《羅馬》,以及香港得獎片《桃姐》和《淪落人》,主僕都相親相助,最後和家人一樣,沒有貴賤之分了。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