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7日

雞蛋們沒有做錯! - 畢明

Youtube《Sea of Black》截圖

她需要一個案發現場為她站台,才敢在龜縮多日之後現身。 說一堆全沒有正視問題的廢話,一堆她想說、早想加諸於年輕人身上的罪名。卻忘了之前早有三個她缺席的案發現場,忘了看自己手上的鮮血,忘了她腳下踐踏着三條香港人的命。(行文時是四條了)

以後林鄭殺人犯一出現,我都會在她臉上看見血跡,以後,我都不敢忘記。(同謀還有鄭李盧及所有送中派議員)

不少人說始終要譴責「暴力」,要反對衝擊;有人不支持,不反感,不指責,但沒有人敢大聲說一句:「你們沒有做錯!」

因為沒有人敢認同「暴力」,沒有人想認同衝擊。但請大家用自己雙眼看清楚,憑良心看清楚,那夜到底有沒有暴徒,算不算暴力?既然沒有,為什麼不敢支持?

我衷心的說一次:「年輕人,我以你們為榮!」以後的事我不知道,直至2019年7月6日,你們所做的一切,我們所做的一切,沒有做錯,香港人都值得驕傲!不因為爭取到了什麼,因為就算尚未成功我們永不放棄。不放棄目標,不放棄同伴,不放棄自己。

很多人不敢肯定衝擊和破壞,怕鼓勵會驅使大家更激進。我只能說,我也怕,但我更選擇相信他們,相信我們。這一刻,香港需要的是相信彼此,相信同伴,互相守護,互相支持,而不是糾結於夠不夠和理非。

我想問,大家幾時才搣得甩公民抗命的潔癖。"Civil disobedience is not our problem. Our problem is civil obedience"。我們的問題,還有抗爭潔癖。美國歷史學家兼大學教授Howard Zinn早發人深省說過 "we are going to need to go outside the law",跳出去挑戰不法之政,社會問題太多源於:「公民聽命」。

裝修,必然有舊物要拆掉,何況要大裝修的是整個香港?

很多人說心痛,我不。不因為垃圾會被破壞而痛,我因為抗爭者的淒苦和絕望悲鳴而痛心疾首,因為香港人和平到盡仍是零而撕心,更痛玻璃都不能破他們只有傷害自己了。

馬丁路德金說:And so we've come here today to dramatize a shameful condition。

立法會早已是「立惡法會」了。那夜他們不過讓面目全非的惡會露出原形,成功照妖。DQ民選議員不夠粗暴嗎?103萬之後200萬+1的和平訴求徹底被漠視不夠暴力嗎?粗暴剪布、更改議事規則不夠暴戾嗎?

為什麼無形、更嚴重的破壞可以接受,有形、卻有建設性的破壞你就沒脾胃?

有什麼建設性?破壞惡法會,寓意受夠惡法,促進破惡立新。

絕對的和平理性是抗爭的comfort zone,也是令政府comfortable的有恃無恐。今次行動宣示了當退無可退,忍無可忍,絕無可絕,我們不會安於困在comfort zone束手回家嘆冷氣,卻會克制地跳出去,跳過「公民聽命」這個欄挑戰又聾又盲的傲慢政府。我們不會因有人為找破局缺口爆了幾塊玻璃,破壞早已殘破敗壞的垃圾會而指責割席,香港人仍然一心一志,一齊贏一齊輸。

雨傘時我寫過,那段歷史,讓我們和世界「記住了最忙最冷感的香港人,成功和平公民抗命,告訴了全世界我們怕極權多過怕徒勞無功」。那漫長的79日之前,佔領運動還怕無人肯上街,但後來有了佔中改佔金鐘,流動佔領、「我要鳩嗚」等等。下一次,政府「會忌憚市民不是口說抗爭,是有本事真佔領。」今次,正好把當年的happy birthday to you,進化成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每一次的未竟全功,都很有用。

但百萬人和平上街的日子不能再J了,已是奢侈,已再無高官因為偷步買車下台,只有僭建秘撈金腰帶,立法會連調查違規到出血的港鐵沙中綫醜聞都不能。

現在這些年輕人,用血汗、用青春、用前途、用生命,義無反顧但克制地,為香港爭取公義和政府的回應,我們大喊一句:你哋冇做錯到!是應有之義。

我看到一個青年坐在街上,拿着一塊寫着「不求支持,但求理解」的紙皮求恕,多卑微,一句句不支持暴力恍如說他們已經暴力,乾淨地把他們和自己分開,我不會和他們分開。

正常時期正常社會正常秩序,爆玻璃、破壞議會死物,當然萬萬不能接受認同。但現在是非常時期非常社會非常秩序,如果連爆幾塊玻璃,都要糾結那「騎劫」了遊行的和平,破壞了運動,腦筋太不夠water了my friend。

破壞有理,衝擊有道。界線要有,就是不能傷及無辜。惡法會作了那麼多惡,象徵意義是爛有餘辜的。此外沒有店舖被搶掠,連喝汽水也放下錢,惡法會以外零破壞,冤有頭債有主叫恩怨分明。

無論雞蛋如何錯誤,我仍站在雞蛋那邊,何況今次雞蛋沒有錯,他們沒有破壞運動。

我不會說無罪,沒犯法。他們確犯了法,但在我眼中,他們沒有錯,就算有罪,也應獲特赦。我看不見暴徒,如果你想知道什麼叫暴力、暴徒、暴動,請看看關於六七暴動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

我也想奉公守法,但當世道不公,議會不法,如何? 流血,傷亡,我絕不認同。就算是警方流血我也不想看見。任何香港人的血,我也不想看見。

英國政治家William Wilberforce為了廢除奴隸制度,為了自由、平等、人權,與國會由1787打到1807打了20年仗才成功廢制。

馬丁路德金和黑人,靠什麼爭取歷史勝利:Patience. Persistence. Intelligence. Thought. Discipline。耐性。持久。聰明。智慮。紀律。缺一不可。

這些條件,香港人都有,香港人值得更好的明天。天佑香港,香港加油。

IG:budmingbudming


budming@yahoo.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