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9日

摧毀文化的文化史 - 林道群

作者提供圖片

原在北大教書,八九後一直在浸會大學直至退休的黃子平教授,極力推薦我出版趙園的兩卷本文革研究大書,他跟我說,趙園原來研究明清士大夫,成績斐然。那本享譽學界,獲了好幾個獎,也譯成了好幾個外文版的《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我當然知道。從社科院退休後,趙園全身投入「文革」研究,光是寫作也用了整整六年,但一切還得從六十年代她在北京大學做學生,親歷了「文革」的前前後後,八十年代又回北大跟王瑤先生唸博士說起。

趙園採用的不是回憶錄體裁寫作,而是把多年的體驗和思考浸入浩繁的史料之中,黃子平說,要梳理這一「摧毀文化的文化史」的方方面面,例如:歷史分期的權力,大民主和小民主,語言暴力和實質暴力,血統論及其流風,知識人的劫難心態,等等,非有趙園那樣的沉着和紮實功力不可。

說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又是非常沉重的中國特色現實,趙園說她要討論的是,一個擁有自信的民族應當如何面對歷史,如何面對一九六四至一九七八年的文化大革命的歷史(注意:趙園斷代的文革從一九六四年而不是六六年算起)。她借用了法國哲儒雷蒙.阿隆的一句臨終遺言:「我相信,我已說出了基本事實。」

「或許將來有一天,人們知道的更是作為寓言、隱喻的文革。」這一天到來之前,趙園說我們有必要力求還原作為歷史事件的「文革」。發生在眼前的近事,在在證明了「文革」並未遠去、也從未遠去,證明了未經充分反思的歷史仍活在現在。

八十年代黃子平和趙園是北大同窗,他跟趙園說,你寫書我讀書,都得有堅強的神經才行啊。要真正面對「文革」那樣的極權主義,面對那種大規模摧毀人性和人類文明的極致,的確需要極大的冷靜,甚至要令自己變得麻木,只讓史實說話。《非常年代》是第一部從文化史的層面闡釋「文革」的學術著作。

趙園說,畢竟年紀大了。她總想起一九六○年代初與姐妹一起在家鄉城市的公園。記得那天穿的裙子,質料較硬,垂感不好,天藍底色上有一串串白的花。那個記憶中的日子如此明亮。卻又懷疑是否真的有過那個陽光燦爛的日子,真的有過那條藍地白花的裙子。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