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1日

追跡《尋夢園》 - 沈西城

山口百惠與三浦友和(互聯網)

日本歌星除了唱功好,還很清楚歌曲的來源、背景。港、台歌星嘛,唱歸唱,於歌曲背景,一無所知。往往張冠李戴,有了《何日君再來》、《夜來香》是寶島歌后鄧麗君所唱之誤。甚且《情人的眼淚》也有人大言不慚地說「這不是咱台灣淚盈歌后姚蘇蓉的歌嗎?」笑得眼淚水也掉下來,淺薄無知,莫此為甚。最近聽區瑞強訪問寶島王子青山,談到他的名曲《尋夢園》,瞎七搭八,也來胡謅一番。請聽對答!區瑞強問「這首歌我很喜歡,是青山大哥原唱嗎?」青山想也不想煞有介事地說「不是我原唱的!」沒錯,答得真確!可說下來,牛頭不對馬嘴「那是日本影壇一對情侶唱誰的,誰呀?」想了想,肯定地回答「就是七十年代紅遍日本歌影界的那個青春玉女,叫……叫──」(叫不出來)乖巧的區瑞強忙接上口「山口百惠,是嗎?」青山點頭如搗蒜「是是是!」為了肯定,加一句「是她跟那個男的一起唱。」另邊廂,風華猶存的冉肖玲微微笑,點頭稱是。於是,《尋夢園》的原唱者就給定性為三浦夫婦。區瑞強唯唯否否,追問青山緣何會唱這首歌?青山回道「那是香港的夏丹小姐把這條歌帶來台灣,我聽了蠻喜歡,唱片公司就灌錄了!」這回算是答對,可真是這樣的嗎?我疑心病重,不妨開動推理手段,細細追查,還原真相吧!

《尋夢園》嘛,不錯是日本歌,唱者非山口百惠,而是資歷更深,號稱長春樹的吉永小百合,今已七十四,唱《尋夢園》時,芳齡二十二,花樣的年華,月樣的精神。此曲原名叫《這樣地愛着你》,是日活電影《協奏曲》的主題曲。這麼看,青山太不靠譜了,《尋夢園》首發,山口還未出道呢!《尋夢園》倫巴節奏,作曲是荒木一郎,本為唱星,風流自賞,曾涉犯強姦女性罪。後轉為作曲,《尋夢園》是他名曲。中文版的原唱者是小雲雀顧媚,作詞陳曼思。七零年香港發行,夏丹從電台聽得,覺得好聽仿唱。七十年代登台台灣華華飯店,輒唱此曲,一曲風行。顧媚唱《尋夢園》聲啞帶磁性,收錄在同名唱片,共十二首歌,較有名的有:《你是春日風》和《相逢已太遲》,不知是否時間不切合,《尋夢園》在香港並未廣為人識。反而青山唱後,才漸紅火,情況一如陳芬蘭,《月亮代表我的心》明明是她所唱,無人問津。直到鄧麗君翻唱後,方成大名。青山好歌不僅於《尋夢園》,《淚的小花》、《淚的小雨》也是唱得街知巷聞,來港掘金,滿載回台。

六十年代末, 七十年代初,台灣歌壇有兩組情侶合唱團,青山、婉曲是其一;另一係謝雷和張琪。青山、婉曲合組純出自偶然,當年由慎芝主持的電視節目台群星會最受歡迎,一上群星會,奀種變紅星。青山、婉曲其時還是小郎郎,跑跑龍套。某趟有位歌星失場,勻出三分鐘空檔,慎芝就讓青山、婉曲補上,一曲鳴天下,火速成最受歡迎組合。一個機會造就歌王,可沒捧起淒涼的婉曲。我愛聽青山、婉曲合唱的《杏花溪之戀》,曲出自姚敏之手,司徒明寫詞,司徒明正是三哥鳳三,胖身材,好笑容,坐下吃老酒,哥兒倆,話題說不盡。我倆都以謝賢為最好的小生,因而投緣,勾肩搭背,合唱《今宵多珍重》,三哥走了八年,我忘不掉他的臉容。

謝雷比青山早出道,《苦酒滿杯》是他成名作,跟張琪,也是天作之合。近年常來香港,歌藝依舊,看不慣他那頭假髮,掃了興。香港老派歌星,夏丹低調,出落大方,爽朗友善,長期跑碼頭,不為港人多識。你可不知道,不少名曲都出自她檀口,紅唇烈焰,一聽解愁──「你不要怨我,不要恨我,也不要問我為什麼?無奈何無奈何,我要你忘了我!」還有──「我們倆划着船兒,採紅菱呀採紅菱,得呀得郎有情,得呀得妹有心,就好像兩角菱,是同日生呀!」第一首《我要你忘了我》,人人以為是風韻美人冉肖玲演唱,非也非也;至於說徐小鳳原唱《採紅菱》,更是要打屁股。二姐名曲多,余欲寫《香港時代曲史》,夏丹當係其中要角。唷!又來矣!「你不要怨我,不要恨我……」冷雨下,歌聲飄,誰在唱呀?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