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11日

亂世紅顏 - 沈西城

互聯網

五七年年頭,臘月深寒,我隨老外婆到西環辦年貨。年少頑皮,在海味店裏四處亂竄,忽聽得:「關琦,關琦!快來看!」老外婆站在店門,向我猛揮手:「來看明星呀!」一聽明星,興頭來了,返過身,朝店門口跑。離店門不遠處,圍着一圈子,男女老幼,交頭接耳:「明明是個乞丐婆嘛,怎會是什麼明星?」「真額是伊,我看過伊額電影!」一個上海白頭老翁搶着說。旁邊一個年齡相仿的老人和議:「對呀!這不正是楊耐梅嘛!」楊耐梅是誰?我只知道李麗華《天上人間》、鍾情《新桃花江》,楊耐梅?從沒聽過。老外婆霸道,用手肘撐開身邊的人,硬拖着我擠進人圈子裏去。落進我眼裏的是一個蓬頭垢面,鶉衣百結的中年婦人。老外婆才一瞧,大聲嚷:「喔唷哇!真額是楊耐梅,哪能會弄成格個樣子,要死快哉!」人人指指點點,竊竊絮語。中年婦人垂着頭,默無一聲。人們可憐她,紛紛解囊,五元十塊朝她手中塞。她捏着錢,看了看,無神的大眼仰望蒼穹。這時我才看清楚她的臉龐,美而秀,麗而清,昔日定是大美人。我從袋口裏摸出一元,讓外婆送給那婦人。「儂勿吃牛肉乾勒?」老外婆詫異地問。一元在春秧街同順興可以買得五六塊咖喱牛肉乾,那可是我的至好!我搖搖頭:「阿姨可憐呀!」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默片時代的影后楊耐梅,同時也是最後一趟。未幾,得銀壇元老王元龍相助,赴台跟女兒、女婿團聚,三年後病逝台灣,享年五十六。楊耐梅的經歷,後來我還是聽劉達良伯伯說的。三四十年代,劉伯伯在上海組織《梅花歌舞團》,聲名未如《明月》,也培養了幾位女歌星,其中一位叫美玉,跟楊耐梅時相過從,據她說楊耐梅男女關係雜亂無章,於是人人都視以為蕩婦淫娃。楊耐梅出身富貴人家,自幼慣縱,放恣妄為,喜歡西洋新事物,因而思想新潮,性觀念開放,這種取向的女性,豈是封建囚籠所能困?不顧父母反對,跑去當明星,處女作《玉梨魂》改編自鴛鴦蝴蝶派大家徐枕亞原著小說,女主角開放不羈,不畏人言,跟女兒的老師相戀。封建社會裏,實有違人倫,那還了得?叵耐伊人演來絲絲入扣,放蕩如妲己,嬌媚似金蓮,奠定日後放蕩風流的戲路。現實生活中楊耐梅亦不遑多讓:抽大煙、聚賭、豪門盛宴,大凡放浪形骸的玩意,她都使得。狗肉將軍張宗昌看中她,要她陪席,別的女明星一聽,已是嚇得骨骨抖,楊耐梅斷然起行,毫無懼色,完成不道德交易。默片衰,有聲興,偏是鄉音重,不合現場收音,漸漸淡出銀幕,仍不改陋習,弄至身無分文,隨夫陳君景遠走香港,不久離異,生活無定,終於出現了西環街頭乞討的一幕。劉伯伯搖頭道:「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唉!」楊耐梅臨終,遺下醒世警言──「余衷想前世,如春夢一場,甚思同業後輩,以余為借鑒,得意時切要留做後步,為老年時作計算。」後悔已太遲,今人能深省否?

比起二十五歲去世的同期女星阮玲玉,楊耐梅可謂得享中壽,兩人遭遇多有雷同,都是遇人不淑,不過在私生活方面,廣東香山阮玲玉則較潔身自愛,只惜天意弄人,教她在戀海中折騰。三五年三八婦女節日在上海寓所,服安眠藥自殺,送院急救不果,香消玉殞,留下遺書云──「人言可畏」似乎尋死不僅為情更是厄於人言。阮玲玉的電影,我只看過《三個摩登女性》,印象不深,倒是三一年的《桃花泣血記》頗堪一述。這部電影輾轉從上海流傳至台灣,為配合宣傳,大稻埕音樂人詹天馬寫了歌詞,並由王雲峰譜曲,雇樂隊在永樂町、太平町(今延平北路、迪化街)一帶,沿街演奏。歌火了,電影賣,《桃花泣血記)成為台灣歌謠史上第一首流行歌曲,人們喜聽樂唱,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灌錄成78轉黑膠唱片,一曲風行。歌謠之父鄧雨賢蒙其啟發,寫出了《雨夜花》、《望春風》、《月夜愁》等名曲,放聲悲吟,淒如鵑啼,由是台灣歌謠勃起,流行至今。今年為鄧雨賢先生逝世七十五周年紀念,「君埋青山頭,名曲永傳流。」謹以此聯遙念君。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