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20日

我們和極權的距離 - 曾志豪

「在金鐘遊行最大好處,是夜晚不怕黑社會斬人。」

「對,金鐘中環高尚地區,黑社會都唔敢入嚟。」

「不過最怕係由金鐘返屋企嗰陣,俾人伏擊。葵芳荃灣嗰次就係咁。」

「所以遊行完都係早D返屋企,唔係又俾人斬。」

這是我和老婆的對話。發現甚麼問題嗎?

句句都很普通,也很正常,金鐘中環的確沒有黑社會斬人啊,遊行完回家路上的確較容易出事啊。

每一句都沒有說錯,有甚麼問題?

問題就是,我們已經習慣甚至適應了這些問題。

本來不論在那一區遊行都應該很安全,為甚麼我們要擔心在其他區會被人斬呢?

2014年這麼大規模的佔領運動,旺角的確很雜,但大家也只是擔心有人踢場搞事,但不會想過「斬人」。

2019年的香港,我們已經「適應」了在某些區,會被黑社會斬!

我們習以為常,當成規矩。我們甚至提醒回家路上也會有危險!我們互相叮囑,因為知道無人可以幫自己,因為警察和斬人的關係太好了。

TG上甚至有人寫道「散水手足路上小心,各站可能有狗接放學。荃灣北角元朗回家特別注意放學安全小心黑社會。」

短短幾個月,我們已經適應了,香港由亞洲最安全城市,變成最危險!

另一段對話。

「過關嗰陣帶另一部電話。」

「我知,一早back-up WhatsApp再del晒。」

「相可以擺喺另一個folder。」

「佢搜嗰陣一定要鎮定笑笑口。」

「我上面做生意㗎,最多影兩張貓狗相頂住先。」

「唔好心存僥倖拎另一部電話過關,佢搜到2部電話仲麻煩。」

「係喎……佢地嚟啦。」

大陸出入境都要搜查旅客背包以及手提電話,更有幾個香港人過關時直接被扣查。

未到送中,未過50年不變,但香港人已經變到這麼配合和適應,甚至有人被扣查,朋友都忍不住埋怨「明知呢輪敏感做乜返上去」。這句話已經說明,我們和極權的距離已經短過深圳河,香港變了,而我們,竟也慢慢能適應。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