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07日

如果何妖是一瓶酒 - 畢明

設計圖片

比較少發生的事,是一道菜,令人覺得像一個人。好像祗有「波蘿雞」是用來形容人的。

酒,卻經常很容易擬人:男性化、女性化,高䠷的,壯碩的;金髮,還是一頭灰白。有些波爾多紅酒,還有氣氛,像一個穿西裝的男人,Italian cut,英挺自信,髮鬢微灑蒼白,眉宇間有過風雨,坐在一張老了的皮革沙發,在看書。

英國著名酒商Jeffrey Davies在波爾多大學(University of Bordeaux)唸釀酒學,以明查暗訪,發掘出類拔萃的低產量高品質小酒莊而馳名江湖,他,可說是酒的星探。早在連羅拔柏加仔都遠未入行,還在當律師時,Davies已是葡萄酒專家,他寫的酒評報告,是Parker的必讀參考。是他,令酒評人有酒可評。

未紅的,未被高度商業化的好酒,由他點石成金,Davies其中一次的得意發現,是名不經傳的Chateau Lucia。如深紅寶石的亮麗,圓潤的身段是溫柔的,大方地以熟透的藍莓、香甜的黑布冧來款待你,再輕輕把一小顆巧克力送進你口,餘韻似在額角輕輕的親一親,是個黑髮、濃眉、深瞳女子,沒有機心的甜美。

酒杯在手,人就會比平常喜歡發問,煞風景的天才便會橫溢,「咁有冇酒似何君妖㗎?」確保你的興致急轉跳崖。

香港人的壓力真大,惡夢又毒,連喝酒都放不低妖孽,產生自毀傾向,可憐危城受害之深。

何妖嘛,有酒難聽過粗口的嗎?好像沒有。首先想起的,是corked了的酒,壞了的酒,不正好像一個壞了的人嗎?Corked wine一般給人的感覺,定是陣陣unpleasant的可厭之味,如"rotten cardboard"帶有腐味。廢了的酒,正好像腦殘、廢了的人。

但想深一層,很多名酒、好酒,DRC都可以corked,如果萬一想不開,誤以為他是壞了的佳釀,太抬舉他,太對不起名莊美酒了。不,他不配。

他,應該更像超級市場可以買到的,那些廉價的、紙盒裝、$25美金三公升的cheap shitty wines。簡單說,如果有朋友請你喝酒,或帶酒去你家送禮,拿出來的竟是紙盒裝葡萄酒,你要照照鏡,嚴重的反省一下。自己是否對人很差,又或者交友,特別不慎。集廉價、粗陋、低端於一身,像何妖吧。

但boxed wines也有知心友,也有人會辯護,說當中也有水準合理,符合性價比,對得住消費者的選擇。起碼那些酒誠實。沒有扮高級,沒有犯眾憎,也沒有為非作歹。

你不會相信,再談論下去,朋友們竟然開始替boxed wines不值了,說盒裝廉酒也不算太差啊,以何妖喻之,太委屈boxed wines了。

低處未算低真是人生至理,找最低劣的東西跟別的相比,誰都立即長高兩吋靚仔一倍,正是「有了何君妖,世上何須賤人」。

再想起那些加拿大華人超級市場賣的中國酒,用來煮餸那些。記得我初到加國時,朋友提醒我,那些下廚用的中國酒是很鹹的,下了鹽,小心用。官方要這些進口的酒下很多鹽,為了讓酒鬼不能用來喝。中國酒酒精度高,又便宜,下鹽可防酗酒的人以此止酒癮。不過在多倫多唐人街一帶,偶然還是會看見爛醉的鬼佬,不省人事的倒在街頭,身邊就是這些不能喝的空酒瓶。明明是酒,已不是酒,明明是人,卻不是人,是何先生嗎?

不對,這些米酒,本質也是乾淨誠實的,與他相提並論,實屬無辜。天,原來要找一瓶夠爛的酒,去形容一個頂爛的人那麼難!想起《世說新語》中好朋友桓玄、顧愷及殷仲堪等幾人夜話,提出不如鬥說出一個最危險的情況。有人說「百歲老翁攀枯枝」,最後有人說「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 」,大家才收貨。

那麼何妖,應該是……假酒!濫竽充數,遺害人間,連真正做酒的資格也沒有,是在劣質工場,以工業化學方法,用甲醇溝出來,喝壞人的:假酒。像他的律師執葉資格也成疑的事實一樣,他像地溝油、大頭奶粉是黑心食物,是存在就會害人的東西。

大家找到那匹盲人瞎馬和深池了,值得飲杯,然後冷不防有人說,其實他最適合用來碎樽,全場鼓掌。

IG: budmingbudming


budming@yahoo.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