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30日

一個小小的善良世界 - 王偉雄

互聯網(互聯網)

剛讀完徐婉珊的《連接兩個世界的聲音:香港口述影像十年》,認為這本好書值得推介;讀後有點感觸,也不妨一併寫出來。

我與徐婉珊素未謀面,只是數年前因互相在對方的網誌留言而認識,後來更成為臉書友。她這本書出版後,寄了一本過來美國送我,卻沒有題字;我投訴,她這樣解釋:「因為不知道你喜歡否,如頂不順太悶可以送比人吖嘛!」可見她心思之細。結果她再寄來一本,這次是有題字的:「感謝支持,開卷快樂!」

開卷,的確令我快樂,但老實說,雖然我的閱讀興趣很廣,徐婉珊這本書我是不會主動拿來看的──「待讀」書單上的書已經太多了,我挑書越來越嚴格,不會輕易加一本到書單上。徐婉珊可能也預計我沒有時間看她的書,所以「隨書附送」兩頁長的導讀,簡介每一章的內容,好讓我不看書也知道她寫的大致是甚麼。導讀我沒看,倒把整本書讀完了。其實開始時只是抱着試讀的心態,在有空時看十頁八頁,斷斷續續地看,到看完時,竟是兩個多月了;不過,由於內容對我來說新鮮有趣,邊看邊長知識,加上作者文字清通,敍事條理分明,更難得的是客觀之餘筆底有情,這本書我絕不是勉強看下去,而是又一本的「開卷快樂」。

「口述影像」指的是向視障人士描述影像,幫助他們了解看不見的事物。本書敍述這種服務過去十年在香港的發展:由開始時舉辦小型電影放映會,只有未經專業訓練的義工即場替視障人士提供口述視像的電影導賞,然後是將導賞聲道加入某些電影的雷射光碟,接着是首次同步用耳機提供口述影像讓視障人士與一般觀眾同場看電影,到香港第一部預錄口述影像電影《逆流大叔》公映;口述影像服務更延伸應用到參觀活動上,例如「電車文化之旅」和「濕地公園生態之旅」。

作者描繪香港口述影像服務發展的人和事、物與情、困難和挫折、改進與成功,細緻生動,有不少感人之處,彷彿那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一個小小的善良世界。那些感人之處都很樸實,不涉及甚麼複雜的因素或曲折的情感,作者直接寫出來,讀者直接受感動,例如一視障人士說起口述影像員彭晴:「她真的很犀利。那天看完《遊龍戲鳳》我跟她聊天,她說準備一套戲要看很多次。當時有人問我們的感受,我說我已經十幾年沒看過戲,很開心能再看電影,結果講完之後在場有幾個觀眾也開始喊,彭晴更加喊到『啡啡聲』。她沒有想過原來看戲對我們來說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p.31)令我動容的,不是他們哭,而是那句「她沒有想過原來看戲對我們來說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因為我也沒有那樣想過,因為我也很喜歡看戲,而一直幸運,視力沒有大問題。

徐婉珊是不是美化了這個小世界?不是,她筆下這個小小的善良世界是真實的。參與香港口述影像服務的絕大部份是義工,花那麼多時間做沒有報酬的工作,為的是甚麼呢?不能簡單地說他們都是無私的,動機只是幫助視障人士;其實,完全無私的行為是少有的,且聽幾位義工的自述:「越做越有興趣是因為學到很多,我覺得人生最快樂就是在每一個經歷裏面也學到新的知識。」(p.196)「一件事你喜歡做,自然就會繼續做,就是這麼簡單。」(p.197)「對我而言,口述影像開了我的眼界,讓我有機會認識許多新事物,引我從不同的角度去觀察、思考,也帶我認識到不同背景的朋友,很多事──例如良好的視力──我不會再視為理所當然。」(p.199)不能說他們完全沒有私心,但有少許私心的行為可以不失其美好。

雖然人世極多醜惡不公的事,但有人的地方就有美好事物的可能,有些更會實現;就算視人世為荒漠,我們還是有能力創造出大大小小的綠洲,在營營役役和勞苦愁煩中得到歇息的地方。這些綠洲有沒有你的份,只在於你有沒有參與創造。

(隔星期六刊登)


waihung26@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