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30日

看圖作文的神技 - 邵頌雄

「看圖作文」和「閱讀理解」,都是從小學開始建立的基礎訓練。前者通過啟發想像力來鍛鍊寫作技巧,後者着重深化語意理解的分析能力。兩種作業皆與語文相關,但卻有感性與理性的不同側重,故亦可視為陶冶學人能從容遊走於抽象與具體兩邊、導往創意發明與邏輯思維的教學工具。練達者能把創作想像與細緻分析互容兼濟,變化出睿智明察而通情達理的人生。

如此兩種鍛鍊心志的方式,卻僅如指月之指。其關鍵,在於能否以空靈的心發揮想像力、以虛懷之境作理性分析。說穿了,即是不能局限於既定框架來創作,亦不可執持牢固偏見以理解。先持定調、預設立場,則「看圖作文」非為創作、「閱讀理解」不擅分析,只是愚魯地將不斷加深的成見套上圖像或文章。

近月傳得沸沸揚揚的假新聞,不少便是來自層次拙劣的「看圖作文」,也停留於以為「有圖有真相」的低智思維。照片或影像經不自覺的過濾篩選後,便植入一套不斷繁衍的刻板印象,令黃絲看到對方陣營的,永遠是如何「腦殘」、「橫蠻」、「死撐」、「支持警暴」、「滅絕人性」,而藍絲處理圖像後的結論,也只會往「金錢」、「色情」、「賣國」、「破壞」,以及同樣是「滅絕人性」的方向推演。當一個撕裂社會的雙方都搶佔道德高位質疑對方是人是畜,只有把社會推往躁動,迫使群眾染上或藍或黃的鮮明外觀,最後衍成無差別的政治對壘,當中只有預設的成見,而無理性的辨聰。

當然,鬥文宣本來就是一個以煽動蠱惑為本質的戰場,但連政府也習慣性地偏聽偏信,便不免落得錯判形勢、進退失據的局面。從官方報刊高調以頭版呼籲「暴亂未止,選舉須停」,到以為連續多天「三罷」令全城陷於半癱瘓狀態而致民怨沸騰、有利選舉,前後不過一個星期,加上不斷渲染的暴力事件,如斯「圖像」配上藍絲套路,便有人以為正是「民意扭轉」的良機。結果建制陣營的崩盤,卻依然未能令支持者醒悟連月積慮的深層次民怨為何,反而有以為自己一朝得志的「紀律英雄」大發偉論,就其低劣的Excel操作和愚昧的分析能力,高問「160萬票去了哪?」,槍指選舉舞弊,而被選舉事務處直斥「胡亂製造謠言,影響市民對選舉制度的信心」。但早已意氣風發得猶如拳打林鄭、腳踢田少的「英雄」,如何會理會區區一個「選舉事務處」的澄清?遂繼續於微博散播謠言,蠱惑高牆另一邊的人民。究其「思路」,無非就是先認定市民大都站在「克制地止暴制亂」的警方,而建制也「絕不可能」如此兵敗如山倒,持着如此成見、看着區選結果的Excel「圖像」,便造就了一個完全缺乏分析能力、看圖作文式的「腦殘創見」。

愛國有很多種,也有很多不同層次。我們不能說義和團的拳民不「愛國」,但也不能否認他們無知而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如何導致八國聯軍、辛丑條約,以至後來的清朝滅亡。我遇過的「愛國人士」,大都從來不會花點時間欣賞詩歌文學、學點琴棋書畫、研究醫卜星相,經、史、子、集不關他們事,陶瓷刺繡、民族舞蹈、武術太極、茶藝烹調等也完全不會。所謂「愛國」,就是一個沒有內容的口號而已,由口號衍生的劣根性,便是竭力護短、不容批評,寧裝睡不見假、空、大,也不願為國家謀求更美好的發展。對於意見異於己者的滿腔憤恨,唯有無恥地不斷背面是非,所賴的也同樣是偏執狂妄的「看圖作文」和斷章取義的「閱讀理解」。對於移民外國卻又比建制更建制的「愛國人士」而言,黃絲或企圖理解黃絲立場的盡是漢奸、勸喻政府回應「獨立調查」等訴求的建制元老都是「陰險小人」,這樣的作文和理解能力,恕我難望其項背。


goldener.saal@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