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01日

誤判了什麼? - 梁文道

IG@realdonaldtrump圖片(互聯網)

為什麼建制派會在區議會選舉大敗?他們接下來會做什麼?中央政府對這件事情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在試着回答這些問題之前,我想先介紹一條朋友發來的短片。這條短片想要解答的問題,是為什麼中國的豬肉價格會在近日瘋狂上揚,而它給出的答案竟然是美國在背後操縱,他們派出特工,潛伏中國境內,以巨大的人力物力買斷國內90%的豬肉,或者囤積,甚至銷毀,所以中國的豬肉價格才會一路上漲,民心動盪。然後這條短片還說:「從貿易戰事件,臺灣事件,香港暴亂,再到現在的豬肉事件,美國簡直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們想盡一切辦法,來打壓中國。美帝想要亡我中華,不擇手段,其心可誅」。看起來這像是一條笑話,但是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這條短片以及類似的消息,在大陸還真有不少人發在社交媒體的圈子裏,流傳甚廣。有人相信這種消息,並不是因為它能得到現實上的證據,而是因為它吻合本來就非常牢固的一套看待世界的方法。可能你會覺得這種講法荒謬絕倫,但是很不幸地,我懷疑它裏面那種思路,恰恰能夠用來解釋過去幾個月香港問題始終沒有辦法得到善解,以及建制派在區議會的選舉遭到毀滅性打擊的原因,說不定還預示了中央政府在短暫沉默之後的政策方向。

區議會選舉翌日,一位比較理性,也還比較看得通現實的建制派朋友告訴我,就在選舉當天下午傍晚,原來還有一些社團和同鄉會之類的機構大佬,額首稱慶,相互道賀,認定建制派勝券在握。可見建制派同溫層的威力,居然障人耳目至此。想當初,林鄭月娥政府之所以不顧一切,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就是憑着這種同溫層的保證,認定一切都不會有問題。幾個月之後,原來絲毫沒有寸進,不止在選舉之前讓警方強攻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刺激出不少純粹是對這些事情看不過眼的中老年首投族。到了選舉當天,依然還是不能準確掌握香港實際民情。

這種脫離現實的狀態,只不過是問題的一面而已。六月以來,我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不單是運動者沒有大台組織,就連整個體制也都好像沒有大台似的,不管是軟招還是硬手,策略上幾乎沒有協調,節奏紊亂,好幾股力量各行其事,結果呈現出一種決策拖延的狀況,直到四中全會之後,方見稍微統一的思路。其實在整個中美貿易戰的過程當中,也有類似的情況。在宣傳口徑上,才開足火力炮轟美帝沒多久,緊接着又讓中央電視臺播放包含中美友好訊息的電影。在談判過程當中,每見進展,幾乎快到達成協議的那一刻,往往卻要推倒重來。這除了是因為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反覆,我擔心可能也是因為整個決策的過程和模式出了問題。

這就好比一家公司的強勢高層,對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所以一切重大事項都要由他定調拍板。下面的管理人員,要不是沒有得到充分授權,就是雖然獲得部分授權,但卻不敢自作主張。偶爾當前方工作推進到一定程度,最後要讓最高層過目的那一刻,也就是很多事情要從頭開始的時候了,因為他們對之前下頭所做的一切都不太滿意。由於替他或他們工作的人都不太敢自作主張,甚至提出建議也要膽戰心驚,所以最高層一定要用很多時間和精力來消化相關信息,思考策略,作出決定。但問題是又有太多事情要等他們決策……。

當中樞運轉不夠及時,還來不及形成最終方向的時候,前方工作人員也就只能各自為政,暫時依照自己的慣性,在政治正確的前提下去局部回應問題了。更麻煩的是,由於太過害怕中樞,所以總是想着迎合上意,結果就會扭曲現實,把它修改成更符合整個體制固有邏輯,以及當前主導意識形態的模樣,形成交到上面的參考材料和報告。這就是國情下的寧左勿右,一層層的彙報,也就是真實逐漸加碼扭曲,少數異議被不斷排除,合乎政治風向的主流共識更加鞏固的過程。所以當中樞要拍板的時候,他們手上到底還能剩下多少消息是真實可靠?他們又還聽得見多少不同的意見?加上過去將近十年,越來越內向的香港建制派同溫層的形成(本地比較通情達理,也更加接地氣的老一代建制派也在這十年逐步退場或者邊緣化了),於是就有了眼前的完美風暴。

香港有很多人猜測,經歷這一次區議會選舉的震撼結果,說不定中央對港方針會有一個路線改變,甚至整個建制的洗牌。也許吧,但是我覺得還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下面所有誤判的,都要替自己找到一些可以開脫責任的理由,而這些理由都很合乎既定的意識形態路線,以及永遠不會錯的基本框架和思維角度。比如說我們已經見到的,去懷疑負責選舉事務的公務員勾結反對派操縱選舉結果,所以接下來該做的,就是清理港英遺留下來的,人心還沒有回歸的公務員隊伍。更好的理由當然是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作惡,正好特朗普就在這時候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只可以用來解說區選敗選的責任,還能間接證明美國人在香港果然有非常大的佈局。美國確實是想把香港當成一個對付中國的籌碼和槓桿,但是我們都曉得要不是香港本身先有問題,否則美國是找不到這個空隙,香港人也不會有機會招引美國入局的。可還是有人會有辦法,把事情解釋成是美國人先下手為強,讓本來不會遇到任何阻礙的《逃犯條例》修訂「政治化」,才有今天的結果。

簡單地講,就算誤判現實,也不表示原有的思路錯誤。它反而說明早被認定的對手,原來要比之前想的還厲害,居然在香港造成這麼大面積的洗腦,導致多數人站在錯誤的方向。可見不下更大的決心,不用更多的資源,是搞不定他們的。


bibliophile.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