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01日

良醫、惡醫 - 沈西城

《Doctor-X》劇照(互聯網)

生病要看醫生,誰都不能免,英雄好漢,販夫走卒,到了醫生面前,都得乖乖聽話。醫生具無上權威,一聲打針,由之;服藥,任之。可醫生的技術是否跟他的威嚴成正比?嘿!在香港似乎並不盡然,尋且反差極大,花錢活受罪。有錢人一患病,好找專科?專科者何?便是收費特高的醫生,診費一千,平常事,藥費五百,通通要千五;若要照片,CT,萬元不奇,勞苦大眾,情何以堪?惟有望洋興嘆,轉投公立醫院的懷抱。既被稱專科,醫術定是頂呱呱,妙手回春?這也未必。萬一碰得不巧,馮京作馬涼,病情非獨無進展,反之更趨嚴重。此話怎講?那是因為有些專家學藝不精,徒具其形而乏其神,功力跟南郭先生等同。千禧年,萬眾歡騰我獨哀,得上怪病,便是無端會害怕,怕死、怕病、怕吵……,總之什麼都怕,即使是光明的正能量到了我身上,都變成黑暗的噩夢。譬如坐的士,一看到司機外形猥瑣,態度閃縮,就怕他是毛賊,一路握緊拳頭,準備隨時惡鬥。到下車,全身濕透。朋友介紹專家,說是內分泌出了毛病,另一說則是患上非淋病性尿道炎。我係半百老頭,早已放棄嫖妓的權利,亦不濫交,又如何會惹上這風流病?瞎三話四,余忠厚,不欲當面戳穿,二千大元照奉。轉求診於中醫,一看說「閣下小便分叉,人家直射,你則分成小三叉,尿道有毛病!」診金連藥,八百元,以言中醫,不算便宜。可一看到診所大堂「國務院特別津貼專家」的木匾高高掛,你還能說啥?看了四次,依然故我。於是又有好心朋友薦我去看上環盧中醫,胖嘟嘟,臉容慈和,說話溫婉,一看,便是好醫生,信心大增。一搭脈,說有小腸氣徵兆。咋辦?要開刀?我最怕開刀。盧中醫笑說「你遇到我,不用動刀,服幾帖藥就行。」OK!心頭大石放下。這樣連服十四帖,病情不減反趨重,始知跌眼鏡,又遇惡醫耳。

再領教西醫,do、re、mi,打中環看到粉嶺,萬水千山只為病,結果嘛,眼前一片黑,徹底絕望。這個病難弄,老天爺要收我,凡人無奈。信天命吧!朋友勸我信奉天主,也有教我入道,純陽真人或許能救命,我乃中國人,遵命信國教。沐浴打坐,修心養性,心情蕪雜,坐懷自亂,險些兒如武俠小說所寫,走火入魔。人家條條大路通羅馬,我則條條歪路轉死巷,眼看就要走上黃泉路,救星來矣!那時我在《聯合報》有個小專欄,某日女讀者來信願助一臂之力,並說可以帶我前往就醫。士急馬行田,即回信。你道女讀者帶我何往?粉嶺蓬瀛仙館是也!噫!莫非純陽真人顯靈乎?可到仙館,一看面前的醫生,登時打了個寒噤,一個糟老頭,骨瘦如柴,髮如蓬草,衣衫襤褸,嚇得幾乎奪門而去。女讀者輕拍我手,說道:「沈先生,這是胡伯。」我「嗯」的應了一聲,只好坐下來。胡伯打量我一眼,示意我伸手,正想預告病情,女讀者白我一眼,示意噤聲。胡伯也不打話,三指搭在我脈門上,連續彈了幾下,道「你這病是二合為一,即是一種病,沒大事的!」拿起如椽鋼筆,颼颼飛快在紙上舞動,隨即成藥方。拿起一看,天哪!嚇死我,這是字嗎?龍飛鳳舞,雜亂無章尤在倪匡之上。女讀者搶過藥方,跑到外面藥台配藥。我隨其後,問診金多少?女讀者道:「胡伯義診,你隨緣樂助!二十塊夠啦!」女讀者笑着回答。結果藥二包,我半信半疑地捧着,踏上歸途。

藥拿回家後,妻即生火煲之,藥煎好,灌下肚,卧床寢。黎明起,病已消,撥雲霓見青天,胡伯真良醫、神醫也。胡伯幼時,家貧,體弱多病,屢醫不癒,看古書鑽研,天資聰敏,無師自通,遂成良醫。其後我復病,胡伯已仙逝,終日亂石投林,於病無效。幸遇方醫生,一診,笑道:「你哪有病,庸人自擾。」收費八百,諭看心理醫生。跑步對面看張醫生,吃了一星期藥,的士司機怕了我,嘻嘻!疾病蹉跎時日,只是苦了自家,胡伯那樣的良醫,世上罕有,只留記憶,供人追懷。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