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11日

保持憤怒 - 曾志豪

群組傳來一張新聞圖片,一批綠色防暴持槍戒備,身邊卻是幾個穿着綠色校服的小學生,他們和綠色防暴的距離伸手可及。

小學生躲在家長懷抱,媽媽用背部頂住防暴警察,不想讓小朋友正面看到那些黑黝黝的可怕槍械。

我忍不住咒罵:這幾個小學生真係開眼界,咁近距離見到啲防暴。

朋友搭嘴:又唔可以咁講,防暴不嬲都存在㗎喎。

我反駁:在這個六月之前,香港人怎會這麼容易見過防暴?

朋友不服:點會無見過?防暴係一向存在㗎喎。

我忍不住爆seed:六月份之前,究竟甚麼時候會在大街大巷見過防暴警察?還有,防暴出動應該代表有重大治安問題發生,一般來說,小學生是不會出現在罪案現場,也即是說,小學生不可能和防暴站在同一個地方出現。

但今時今日的香港,香港好像已經沒有軍裝警員,一出動便是防暴速龍。而且他們不再局限於危險罪案現場,他們在任何地方,商場地鐵站醫院住宅都會出現,而且即使現場一片平靜,防暴還是出現,也不理附近聚集了街坊,或者只是小學生。

這便是新聞圖片想說的故事,也是修例抗爭半年的一個象徵總結,香港就是陷入這種防暴槍枝走入日常生活的一種荒謬。

我的朋友未能感受這種荒謬,很可能,他不自覺的,習慣了這種荒謬。半年來,香港許多人慢慢適應了在槍林彈雨中過日子,聞催淚煙像抽煙般普通。這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我們適應了邪惡,很快就會接受邪惡。我們不再憤怒,慢慢接受一切的不公平。譬如我們都接受了,警察可以隨便辱罵市民拘捕市民。

遊行那天金鐘一帶有示威者「撚狗」,我手心冒汗,擔心他們再對罵會發生意外。

轉念一想,香港明明沒有辱警罪,即使言語辱罵警察,也不能拘捕市民啊?

我為甚麼會覺得,警察被罵後居然沒有衝出來打人,是很難得的事情呢?因為我也被適應了這種邪惡。

保持憤怒,不能適應,不能被邪惡同化。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