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6月30日

狂人、亂世、癲書 - 陶傑

美國總統川普生不逢時,政局大亂,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出書大爆八卦內幕,面子掃盡,體統蕩然。

在帳面上,當然是博爾頓不仁不義在先。首先你這個職位是國家安全顧問,即使以前總統老闆有何深仇大恨,亦當以國家利益為重。你帶頭不守秘密,如何叫其他官員包括情報的前線小子史諾登之流奉公守法。因此無論博爾頓的書爆料真假,最大責任是博爾頓本人。但一個清醒的美國公民會再想一想:博爾頓曾經侍奉過列根、老布殊,四朝元老,沒有一個前總統,令博爾頓由一個人變成一隻憤怒的猴子。這個資深的白宮專業高級打工仔,為何到了你川普當總統這一檔就突然發神經,到底是川普先有事,導致博爾頓抓狂;還是博爾頓本人到了六十多歲,大腦長了一個瘤,壓住了一些神經,令他自我膨脹、無法抑制、大事發飆,一切與川普無關,才是在理性層面要深究的問題。

博爾頓這本書,有一點很奇怪:他上任三年,每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和日期對話,好像都記得很清楚。一般來說人到了這個年齡,讀小學和初中的事情都記得,近幾年的生活流水帳當無痕跡。

但博爾頓這本書相反,連哪一星期哪一天,副總統彭斯在白宮那一條走廊通道,見到打招呼,那一句開場白是「你好嗎」還是「今天天氣如何」,博爾頓都寫得清清楚楚,其記憶力不是超人,就是每天都寫日記。

博爾頓筆下的白宮三年,好像大學一年級學生會的上莊活動。一群新生,迎接新的校園生活,但又初嚐權力滋味,鬧哄哄的成立內閣。非常的有活力,也很有些新主意,人物也很有新人事新作風的性格,但是看來就像少了一些什麼,硬有點不對勁。

然而這本書比班農離職接受訪問的那本「火焰與憤怒」好看,因為細節充滿娛樂性。讀者一面看,一面有身歷其境的現場感,博爾頓有過來人的權威,筆尖有火,字行有氣,令人置信。但多看幾章,一個知識水準高的讀者,就會開始懷疑博爾頓這個作者是不是一位真君子,還是物以類聚,你當初不是這種人又怎會跟川普埋了堆。

像美國小說家亨利占姆士的鬼故事「碧廬冤孽」(The Turn of the Screw):古老大宅裏的一個女管家,以第一人稱,講述在大宅裏遇到一對小兄妹鬼魂的經歷。但讀者看到一半,發現此一第一身敍述,充滿神經質,開始懷疑講故事的人是不是神經有問題。這一切到底是幻覺還是真有其事。在西洋文學中,小說裏的這種Double Narrative,趣味無窮,而且引起爭議。後來更發展到意識流,變成另一種風格體裁。

看博爾頓的書,也有如此感覺。瘟疫期間,當做在山中的修道院看了一冊十日譚。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