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2年01月31日

唱片業蕭條兒歌歌手陳奕轉行做化妝師

■踏入第三年的化妝師生涯,終於可以一星期開五日工了。來年計劃不斷進修化妝技術,三月會前往日本,參觀一個大型的時裝展及學習化妝技巧。

首本名曲《何家公雞何家猜》的前兒歌歌手陳奕,出過八隻大碟拿過金唱片,好景時半小時登台出騷收兩萬,偏偏遇上「支持原創」的反改編歌風、唱片業蕭條,以及不斷下滑的經濟環境,對小眾的兒歌市場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面對不明朗的兒歌市場,陳奕毅然隻身赴美學習化妝,當上全職化妝師。成功轉行的她,更希望能在化妝界打響名堂,有自己的化妝品品牌。看她能屈能伸的能耐,實在值得年輕人學習。
記者:陳文慧
攝影:陳盛臣、龍宇略



化妝生涯唔易捱
陳奕轉了行當Make-upArtist(化妝師)已經踏入第3年,自然體力勞動比從前當藝人辛苦很多,如果只是小病,亦會盡量開工。「上個禮拜同胡兵化妝,咳到死都做咗成日。因為做化妝太唔穩定,有Job做都會把握機會,起碼𠵱家每星期有5日有工開,終於覺得自己係一個全職Make-upArtist!」曾經試過為年紀比較輕的model化妝時,表示細細個已經聽她唱的兒歌,陳奕聽後感慨不已,卻沒有走回頭路的打算。
「我𠵱家乜嘢化妝都做㗎,好似新娘結婚、Fashion、廣告片的Model、雜誌等,當中以結婚最辛苦,亦係可以搵到較多錢,而且重係收現金㖭。」由於結婚始終是人生大事,不太受經濟因素影響,為了美麗,新人都願意花錢。近日便有一對澳門朋友找陳奕化妝一整天,收費約$6000-$7000。「其實做結婚的Job好辛苦,新娘容易緊張,由試裝到結婚當日,差不多做足16小時,而且病咗都唔可以搵人替你。」
累積了兩年經驗,現時陳奕多了不少機會為藝人化妝。曾經當了六年歌手,會不會對現在工作有幫助呢?陳奕蠻有信心地說:「我會明白Artist有自己嘅Image同習慣,同佢化妝唔可以有太多改變,所以我會盡量喺之前問清楚。」




初做化妝奀到唔使交稅
回憶第一年的化妝師生涯,陳奕顯得相當感慨。當年去紐約學化妝前,都推掉了五場騷,那裏少說也有數萬元吧。可是回港後第一年當化妝師的收入,她輕聲地回應:「唉,稅都唔使交,你話有幾多吖!」
入行之初,單是買一整袋化妝品都要二萬元,可是一星期也未必有一個Job。當時由於不是太多人知道陳奕轉了行,找她工作的人並不多。加上為雜誌Model化妝,大部分都是一至兩個月後才出糧。有時碰巧雜誌經營有問題或負責的記者離職,陳奕便因此失去數千元收入。
轉了當化妝師後,收入始終不及唱歌時,雖然仍有人找她登台,不過陳奕對化妝工作的興趣相當濃厚,而且考慮到希望別人明白自己已轉為化妝師,若又再唱歌會讓人有混淆,遂堅持只做化妝工作。

紐約讀書食蕉頂肚餓
98年8月底,陳奕推掉了兒歌金曲頒獎禮及五場登台騷,乘着唱片合約結束,拿着幾期儲蓄隻身跑到紐約學化妝十個月。陳奕憑甚麼寧願放棄表演機會,都要離開香港呢?她側了側頭想了想,堅決表示:「如果我嘅決定係早啲實行,即係早啲可以有一個新開始。」
到美國讀書,慳錢是每天的大前提。在紐約生活,甚麼都比香港貴,陳奕極少去Shopping買新衫,反而問她有甚麼比香港便宜,知慳識儉的她一口便答上了。「去唐人街的超市買蟹啦,十蚊美金買到三至四隻。那邊一個漢堡包餐都要三、四十元,為了慳錢,我會帶住好多條蕉放喺背囊,用紙巾包住,肚餓就攞出來食。」

藝人前途不穩定
92年年底入行的陳奕,出過八隻兒歌大碟,其中與小柏林合唱的《兒歌新天地》更拿過金唱片成績。說到登台搵真銀,當年超過半小時的出騷錢已經有$15,000-$20,000,以每月7-8場騷計算,單是騷錢月入也有十數萬。不過在陳奕心目中,對於當藝人的收入一點安全感也沒有。
「作為一個歌手,其實可以做嘅嘢好少!」陳奕詳細解釋當年的處境,原來早年香港有電台大力推動原創歌曲,對於本地樂壇,當然是值得推動的,卻害苦了較小型製作公司。皆因聘用著名幕後創作人的費用高昂,對於小型製作公司如當年陳奕的唱片公司,無疑加重整體的成本。加上電台減少播放改編歌,直接影響宣傳機會。
90年代唱片業蕭條、盜版猖獗,以及其後金融風暴帶來的經濟不景,對於不是必需品的兒歌事業,絕對是影響深遠。事業膠着狀態之時,對化妝的興趣日濃,身邊的朋友無論去Party或結婚,都愛找陳奕幫忙,化妝帶來的滿足感與自信漸增,才開始了認真考慮化妝師這一行。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